首页 > 移民天地 > 正文
王湉访谈:华人维权不能总是抗议
——
2017-03-22 00:02 来源:侨报网 编辑:勉筝

 

b

华人支持川普游行合影。(侨报记者聂达摄)

特朗普在家中会见华裔助选团王湉供图

川普在家中会见华裔助选团。王湉供图

侨报记者章宁、萧东】近年来,美国华人维权行动和参政活动高潮迭起,而且。如2013年全美华人抗议ABC辱华事件、2014年加州华人抗议SCA5提案、2016年全美华人声援梁彼得案件和2016年美国大选中“北美华人川普助选团(CAFT)”的高调助选活动。在这一系列活动中, 来自中国大陆新移民王湉都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近日,王湉接受了包括美国《侨报》记者在内长达三个小时的联合访谈,谈了他的维权参政理念、经验与心路历程。

问: 首先请您介绍一下您的个人成长经历?什么时候开始对美国华人维权行动感兴趣?

:我1984年出生于北京,10岁开始出国留学,先去了新加坡,然后又去了澳大利亚,1999年来美国留学工作至今。我在美国接受了完整的高中和大学教育,在美国大学我主修的是经济学。我现在已经定居美国近20年,熟知美国的社会习俗和政治文化。虽然我留学美国多年,但与国内联系紧密,因此我的中文水平,无论是听说读写都很好。大学毕业后,我努力工作,现在有房子、车子和孩子,在收入上是典型的中产阶级。虽然在美国定居多年,但我一直持绿卡身份。去年大选期间,为了能够参加投票,我开始申请加入美国公民,目前还在审批过程中。本来我的生活应该和大多数美国华人中产阶级的生活没有什么两样,平时勤奋工作,周末陪伴家庭,但近年来美国社会的一系列歧视华人的事件引起我对美国华人权益的关注。不平则鸣,我觉得我应该站出为华人社会做一些事情,特别是来自中国大陆的新移民,维护他们的合法权益。

问: 您在美国正式参与和组织华人维权行动或抗争活动从什么时候开始?具体内容包括哪些方面?

王: 我在美国参与和组织华人维权行动或抗争活动始于2006年,开始规模比较小,少时只有5-10个人,多时有20-30个人,2013年以来规模才越来越大,具体内容包括为中国维权和为美国华人维权的活动,并取得初步成效。在为中国维权方面,包括抗议菲律宾非法侵占中国南海的黄岩岛,抗议日本以国家名义收购钓鱼岛,并对其国有化。如果要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可以告诉你,我当时是中国公民,我有权利这么做。在为美国华人维权方面,主要包括在2013年,美国广播公司(ABC)发生辱华事件,我奋起组织抗议,最后迫使ABC公开道歉;2014年,我组织领导加州华人抗议SCA5提案,最终迫使加州议会同意搁置该提案;2016年初,我为“梁彼得案件”中的当事人受到歧视和不公平对待而发动“二二零抗议”大游行,最终争取到法官对梁彼得的宽大和公平处理,从监禁15年改判为监禁5年,缓刑5年,并罚到小区做800小时义工。

问: 您为什么要从抗争政治走向选举政治?您如何组建“北美华人川普助选团”?该团体的成员构成有何特点?

王:不能总是运用抗议的方式为华人维权,有时候抗议也不能发挥作用,必须寻找新的路径。2016年是美国大选年,于是我开始酝酿如何动员美国华人积极参与选举政治。早在2015年6月我就开始公开支持川普竞选美国总统。我组建了北美华人川普助选团(CAFT)。成立之初,该组织只有三个成员,最后发展到8000多名正式会员,其中99%是来自中国大陆的新移民。而且该团体的成员大多数是华人女性,可谓“女多男少”,年龄主要分布在30-65岁之间。她们绝大多数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从中国大陆移民美国。她们受教育程度高,英文好,专业好,多在大公司工作,因而收入高,社会经济地位高,是典型的中产阶级。他们优越的社会经济地位使她们充满自信,不再像老华人那样害怕白人,而是敢于表达自己的利益诉求,敢于积极参政,与白人主流社会竞争。在此次大选中,她们根据自身的利益诉求――支持减税和教育公平、反对滥用福利政策、反对非法移民、反对跨性别厕所法案等,强力支持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川普。

问: 您什么时候开始坚定支持川普竞选美国总统?您是如何扩大“北美华人川普助选团”的影响力?

王:我决定支持川普,始于我读了美国《侨报》上的一篇关于美国总统选举“八年魔咒”的文章,即美国总统选举通常每8年就要换党,自二战结束至今只有里根之后老布什接着连任一届就被赶下台,觉得非常有道理,开始认为川普会赢,并坚定支持川普。政治是十分现实的,支持赢者是最佳的选择。当然,我也仔细地研究了川普的政纲,我认为他的上述政纲对美国华人利大于弊。为了扩大北美华人川普助选团的影响力,我们的成员在大选初期,积极参加川普竞选团队在全美各地举办的各种聚会活动。在每次聚会上我们的成员都穿着白底红心红字的T裇衫,上面印着“Chinese America For Trump”,特别引人注目。该方法有效地扩大了该组织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问:您是如何争取到川普及其团队对“北美华人川普助选团”的重视,并得到川普的亲自接见?

王: 美国华人参政难,要为政客助选也难。2016年大选期间,我们助选团的一批支持川普的“铁粉”乘飞机从全美各地专门来到加州洛杉矶,按川普竞选团队的安排,我们将得到川普的亲自接见,但是每到预约见面的时间之前,都被临时取消。我们团队成员连续被川普放了三次“鸽子”!于是我们全体成员讨论决定,既然来了,就不要浪费金钱和时间,我们一致决定去帮川普扫街拜票。当天我们在南加州的橙县帮川普扫街拜票一整天,晚上接到电话,要我们第二天去和川普见面。第二天,我们如愿得到川普的亲自接见,我还被川普亲吻。要知道川普这个人有洁癖,很少与人握手,更何况亲吻。不知你们注意没有,川普在公众场合喜欢翘起大拇指,表示赞赏,而不与人握手。是选票的力量改变了川普的洁癖。

问: 在2016年美国大选中,宾西法尼亚州是关键州,你们在那里的扫街拜票是否发挥了关键性作用?你们的扫街拜票方式与希拉里助选团队的上门拜票方式有何不同?

王: 是的,在2016年美国大选中,宾西法尼亚州是关键州,赢得该州选举胜利的候选人将赢得总统宝座。为了帮助川普获得宾西法尼亚州的选举胜利,我们组织会员去该州为川普扫街拜票。在临近大选的最后两天时间里,我们总共为川普在该州敲门拜票7000多户居民,在宾西法尼亚州所有的助选团队中名列第一,并得到川普的亲自接见。我们团队在宾西法尼亚州总共敲门拜票超过上万户居民,其中70%家中有人,而川普在该州仅领先希拉里2万多票,所以我们认为我们的扫街拜票在此次大选中发挥了关键性作用。我们的扫票是实质性的扫街拜票,而不是像希拉里助选团队那样只是完成任务而已。例如,我们是每一户都要敲门与户主交谈拉票,而希拉里助选团队的成员只是在每家每户的门前放一份宣传单就了事,这两种助选方式的效果是完全不一样的。

问:您是如何向川普总统表达您对美中关系的立场和看法?在推进中美关系方面您做了哪些事情?

王:关于中美关系,我在大选期间与川普见面时就明确对他说,“中国是我的娘家,美国是我的婆家,真心希望美国好,也希望中国好,希望两个国家都好。而且,我只希望中美关系好,不关心日本和菲律宾。”他对我的立场表示理解。在去年大选期间,我曾经给他的竞选团队提交了两份书面咨询报告,一份是关于教育改革的,另一份是关于南中国海问题的。在关于南中国海问题的报告中,我直接指出,“作为美籍华人,作为纳税人,我们认为,美国花那么多钱,派航母到南中国海帮助与我们没有关系的菲律宾有病,应该把这些钱留在美国本土,重修我们门前的道路,重修咱们的洛杉矶机场,不要管那么闲事,更不要再做世界警察。美国民众现在最关心的不是菲律宾,不是台湾,而是好工作。”这些建议对新政府的对华政策产生了一定影响。另外,我认为,观察美国对华政策时应该从较长时段来看,而不应只从短期的一些具体事件来看,然后再做出适当反应。我相信未来中美两国一定能在政治上和平共处,在经贸上合作双赢。

问:川普总统就职已经满月,您对他上任以来的内政外交表现有何评论?另外,您现在是川普总统亚太裔顾问委员会的顾问,请你谈谈这个角色的作用?

王:我对川普总统上任以来的内政外交表现十分满意。我认同川普总统99%的政策,我与他的政策理念也几乎完全一致,只有极小差异。我认为川普总统执政后实施的政策完全正确,如给中产阶级减税,反对非法移民,反对滥用高福利政策,废除跨性别厕所法案等。当前美国社会撕裂的乱象说明“美国有癌症”,乱世需要用重典。川普早在去年就设计好了全部施政大纲,未来一两个月还有大举措。确实,我现在是川普总统亚太裔顾问委员会的42名顾问之一,其中华裔有7人,包括我和赵小兰等。关于顾问的角色,我认为这是一个荣誉头衔,我个人觉得这个职位是川普总统授予我们的,既体现了他对我们的高度信任,也说明他觉得我们在自己的社区是有一定影响力的,我非常感激他如此信任我们,让我们代表草根阶层的亚太裔美国人,在需要的时候能够为他们说上一些话。

问: 华人新移民参与选举政治的方式有参加选举登记和投票、竞选各级政府公职、争取政治委任、捐款和助选等,您认为哪种方式效果最好?

王:成功竞选各级政府公职和争取政治委任的中国大陆新移民尚未出现,目前获得成功的基本上都是来自港台的移民。关于其它三种参与选举政治的方式,我认为,华人参加选举投票时要先选择投“党”,然后再选择投“姓”。但我同时认为,华人参与选举政治,仅靠投票是没有希望的,因为大多数美国华人都不投票。我认为,美国华人通过提供政治捐款介入选举政治有一点希望,例如,我们“北美华人川普助选团”曾经多次给川普团队提供巨额政治捐款。但我个人认为,美国华人通过助选方式参政最有天分。我从实践中体会到,在敲门拜票的助选过程中,女性比男性好。特别是在扫街拜票时,白人选民不信白人助选人员,漂亮华人女性助选员扫票的效果特别好。而且我要求助选员在对方开门时,要高举双手笑容满面地打招呼,效果特别好。我还发明了“旋风扫票法”,一小时内敲门拜票达到一百户,而希拉里团队的扫街拜票只是完成任务。

 

问:美国华人人口少,选票少,政治影响力小。过去只有华文媒体关注华人参政,很少有主流英文媒体关注华人参政,您觉得2016年的情况如何?

王: 2016年主流英文媒体也十分关注华人参政,尤其是我组建的北美华人川普助选团受到主流英文媒体的格外重视,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和微软全国广播公司(MSNBC)都对我进行过专访,美国广播公司(ABC)没有采访我,可能是我组织过对他们的抗议吧!主流英文媒体对我们支持川普的助选活动的各种报道总共近30篇。除了上述主流媒体之外,还有洛杉矶时报(Los Angeles Times)、公共广播公司(PBS)、布莱巴特新闻网(Breitbart News)和美国知音(VOA)等主流媒体报道过我们的助选活动。社交媒体上关于我们助选活动的视频更加丰富,例如,在You Tube上有上万个关于2016年华人参政的相关视频,其中一个关于华人为川普助选的视频被播放了2万多次,在脸书(Facebook)上的相关讨论更是不计其数,这些都说明华人在2016年大选中受到主流英文媒体的高度重视,影响力大增,有效地传达了华人选民的声音。

问:  请问“北美华人川普助选团”到底是个什么性质的团体?未来您有什么新的参政规划?

王:关于“北美华人川普助选团”的政治定位,我认为,这是一个由我发起的政治运动(political movement),严格地说它不是一个政治性团体或政治组织,因而没有正式注册,其中的北美华人准确地说,就是指来自中国大陆的华人新移民,不代表华人老移民和他们的后代。关于未来的参政规划,我认为华人参政不能只是抗议,抗议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要寻找其他路径。我的主要规划是:未来我们首先要成立一个全国性的政治行动委员会(PAC),并在各个州建立当地的政治行动委员会分部,筹集资金支持有意竞选各级政府公职的华人和其他族裔人士。第二,未来我们很快要在全国层面和州层面大力推动一系列的立法行动,其中包括彻底废除SCA5提案,维护华人的合法权益。第三,抗议只是我们参政的一个方面,我们未来参政的最终目标是推动华人以及其他政见相同者,进入各级政府部门为华人代言,为维护华人的合法权益立法。

(侨报记者章宁、萧东,华南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教授、圣芭芭拉加大政治科学系访问学者万晓宏、广州暨南大学校友会理事秦东生)

(编辑:勉筝)

编辑:勉筝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