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智库智言 > 正文

雷诺兹:川普未必在共和党占优局面下讨得便宜

2017-01-03 00:38 来源: 侨报网 作者: 侨报记者徐一凡采访报道 字号:【

16

莫利· 雷诺兹(Molly Reynolds)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治理研究项目研究员。

【侨报记者徐一凡华盛顿采访报道】美国布鲁金斯学会重点研究国会的研究员莫利·雷诺兹近日撰文探讨奥巴马执政期间行政机构(政府)与立法机构(国会)之间的关系,并预测川普上任后这一组关系的未来。

雷诺兹认为,美国国会的党派极化(polarization)趋势是影响政府与国会关系的重要因素,这一因素在下一届政府中还将产生可观影响。她尤其发出警告:虽然目前参众两院的多数党都是共和党,但新总统不应当把这种形式看作一张可以任意填写的“空白支票”。

雷诺兹表示,奥巴马政府与国会的关系中,有成功案例也有失败案例。前者如《可负担医疗法案》(“the Affordable Care Act”) 和《多德·弗兰克金融改革法》(“the Dodd-Frank financial reform law”)等重要立法的通过,后者如参议院拒绝考虑奥巴马对梅里克· 加兰(Merrick Garland) 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等。如果从政治学科角度考察,奥巴马时代的行政——立法关系,应当较少考虑个人技能与关系,重点关注结构性因素。而结构性因素中,政治的党派极化是主要的一点。

雷诺兹表示,奥巴马时代,政治极化处于创纪录的高点。政治极化的一个主要后果就是,在参议院,总统更难获得“本党派”占多数所带来的好处;也就是说,因为“达到60 票”是重要立法通过的标准, 所以少数党议员之间保持一致会妨碍多数党完成其政治优先事项。奥巴马时代正是这样:多数党中最温和的成员与少数党中最温和的成员,意识形态差距依然很大;可能加入“60 票联盟”的少数党成员更难被说服,因此“60 票联盟”的建立也就更加困难。极化带来的进一步结果还有,白宫与国会由同一党派控制与国会立法僵局数量(即国会能够完成行动的议程项目的份额)之间的反向联系变弱。

雷诺兹分析,从奥巴马刚上任面对的第111 届国会,一直到后面的112、113、114 届国会,党派极化的程度都很高;而即将上任的第115 届国会,有可能呈现同样的状况。一方面,共和党在参议院控制52 个席位,优势相对不大;另一方面,民主党可能会继续之前少数党常用的方法,尤其是2018 年中期选举需要“保卫”的那些席位,可能会更注重站稳本党派的立场。

雷诺兹指出另一个需要考虑的状况,奥巴马本人在本党派议员中的认同率高达81%,和里根总统相当;在对方党派中仅有14%,远远低于他的4 个前辈。鉴于新总统川普在许多共和党选民中间也并不那么受欢迎,因此可能会有共和党议员基于自己选举前景的考虑,而在一些议题上并不和总统站在一边。也就是说,川普在本党派中的被认同率可能不会理想。因此,目前白宫、国会都由共和党控制的局面只能保证他们在税收、健保等重大议题领域有进行快速调整的能力,但是在其他领域,共和党人很快就会发现,他们并非面对一张可以任意填写的空白支票。

(编辑:张晓)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