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智库智言 > 正文

何亚非:从全球治理看一带一路战略意义

2016-12-13 01:27 来源: 侨报网 作者:何亚非 字号:【

MK1213-1

何亚非 曾任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副主任。北京外国语学院研究生毕业,曾在日内瓦国际关系学院学习。

何亚非 供侨报专稿】在国际形势风云变幻的全球化新时代,习近平主席站在人类历史发展的高度,于2013 年高瞻远瞩地提出,中国希望以共商、共建、共享原则与沿线国家建设一带一路的宏伟倡议,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欢迎和支持。经过3 年的努力,目前一带一路倡议正在积极推进,已经并将继续给中国与相关国家的全方位合作带来历史性机遇。

历史背景和战略意义

我们需要深入了解“一带一路” 倡议厚重的历史背景和深远的战略意义。

第一,“一带一路”倡议是在中国与世界关系发生历史性变化的背景下提出的,与中国深入参与全球治理有着密切关系。

近几十年来,中国融入经济全球化大潮,坚持改革开放和互利共赢,经济增速持续领先世界,从上世纪70 年代末人均GDP 不足300 美元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人均GDP 在2015 年增至8000 美元,并将于2020 年实现两个百年目标的第一个目标,人均GDP 达到12000 美元以上,从而顺利跨越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进入世界银行界定的高收入国家行列。中国取得的成就引世人瞩目。习近平主席多次指出,中国已经站在世界舞台的中央,正在新的历史起点上,说的就是中国与世界关系的变化。

与此同时,中国积极承担全球性大国的责任,开始深入参与全球治理,既身体力行,努力维护现有国际秩序和全球治理体系,在联合国、二十国集团(G20)、金砖国家机制等国际机制中发挥重要和核心作用,又针对全球治理体系不尽合理的地方提出改革方案,努力推动体系的完善,使之更公正、公平。

第二,“一带一路”倡议是在全球治理领域出现思想混乱乃至危机的背景下提出的。

这几十年特别是2008 年金融危机以来世界经济发展的历史表明,美西方推崇的“经济新自由主义”及其“华盛顿共识”经济治理模式已经信誉扫地,连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经济学家今年五月也公开撰文对此提出质疑。与西方经济新自由主义理论破产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奇迹凸现出中国选择的、有别于西方经济模式的独特发展道路、发展模式及其政治机制体制保障是成功的,经受了历史的考验,深受各国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关注。

许多发展中国家遭受西方新自由主义多年祸害后,痛定思痛,开始探索新的经济发展道路、增长方式和国际合作模式,都把目光转向中国。国际社会希望中国经济顺利转型,稳步增长,继续分享中国发展经验和红利,以引领全球经济可持续增长,并期待中国提供更多全球公共产品(Global Commons), 特别是促进世界经济增长、推进国际合作和改革全球治理的新思想、新理念、新方案。这在今年G20 杭州峰会上得到充分体现。

第三,“一带一路”倡议是在经济全球化进入负面因素积聚、“反全球化”思潮和力量上升的新时期提出的。

所谓“反全球化”与其说是全球化的倒退,不如说是全球化进入了历史的新阶段、新时期,不确定性大大增加。这其中有两点值得我们关注:

一是全球化的不断深入使得全球生产链和价值链发生了重大的变化,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中低端产业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加上全球化带来的移民增多,都对发达国家的工薪阶层或者说“工人阶级”造成了就业和收入的双重冲击,而治理国家的精英们把自己裹在“象牙塔” 里,完全无视普通百姓的疾苦和诉求,底层百姓对精英阶层的强烈不满情绪日积月累,终于爆发出来。

二是全球化助推资本特别是金融资本的势力在全球范围日益强盛,资本和技术的收益几十年来一直远远高于劳动力收入。这种“剪刀差”导致了一国内部和国家之间的贫富差距年复一年的扩大,为民粹主义在西方发达国家泛滥提供了土壤。随着民粹主义进入选举政治,这些国家的政治生态受到巨大影响。这不仅正在改变这些国家的政治和社会架构,还将直接影响全球化的发展方向。

今年美国大选出现的统治精英与普罗大众的对决,代表大众的川普出奇获胜,支持川普的基本选民就是美国的白人工薪阶层。这令资本、知识和媒体3 大精英集团“大跌眼镜”,感到不可思议。其实这是历史的必然,是美国国内政治和全球化负面影响相互作用的结果。从全球化发展的角度观察,这样的结果并不奇怪。

今年年中英国公投脱欧,到如今法国、西班牙、丹麦、希腊等国激进政党在政坛影响扩大,不排除复制美国大选的可能。这都是出于同样的原因。不少人因此对全球化前景忧心忡忡,担心影响全球自由贸易和投资,担心对全球治理造成障碍,希望能够化解这一日益尖锐的矛盾与对立。

第四,这些年地缘政治冲突和干扰增多,主要大国之间的关系趋于复杂紧张、国际合作和全球治理所必需的“同舟共济”精神遭到削弱。这是“一带一路”倡议提出的又一个历史背景。

国际社会希望能够找到各国合作的新思路和新路径,以缓解和消弭地缘政治的纠葛与冲击。国际合作和全球治理的基础是大国具有“同舟共济”的合作共识, 2008/2009 年G20 成功应对金融危机就是得益于大国具备了这样的共识与合作精神。如今,无论是乌克兰危机、中东乱局,还是南海紧张局势,无不笼罩着狭隘的地缘政治考量的阴影。这显然影响国际合作和全球治理的发展,不利于进一步推进全球化进程。

正是在这样错综复杂的历史背景下,习近平主席以中华文明核心价值观为依托,以中国发展和国内治理的成功经验为基础,提出了“一带一路”的倡议。这是中国为国际社会提供的创新全球治理跨区域、跨领域、跨意识形态的“全球公共产品”。

MK1213-2

“一带一路” 战略示意图。(网络图片

MK1213-3

新疆霍尔果斯口岸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一环。(网络图片

“一带一路”有四大亮点

从全球化和全球治理的高度看,“一带一路”倡议有4 大亮点:

第一,“一带一路”倡议体现了中国新型大国观。

习近平主席强调指出,一个国家强盛才能充满信心的开放,而开放将促进一个国家的强盛。“一带一路”倡议从政治、经济、安全、文化等诸多方面凸现了中国作为新兴大国的新型大国观。

中国的大国之路表明,中国正处在从全球性大国向全球性强国迈进的历史阶段,从没有像现在那样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世界十分关注中国将走什么样的大国路。西方国家关于“修昔底德陷阱”的预测不绝于耳。然而, 中国这些年的实践特别是“一带一路”倡议所体系的大国发展思想, 充分表明中国不可能、也不会走历史上传统大国崛起的老路,去搞什么侵略、殖民和掠夺。中国的强盛是中国在全球化时代坚持改革开放、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坚持“合作共赢”的结果。中国将会继续沿着这样的道路走下去!

第二,“一带一路”倡议体现了中国新型发展观。

全球化新时代已经来临。在这个新的历史时期里,各国经济相互依存更加紧密,安全上彼此倚重,已结成事实上的利益共同体,正向命运共同体迈进。这是不争的事实。我们认识到,一个国家不可能孤立发展,遇到危机也不可能“独善其身”。同时, 全球化的负面影响也日渐暴露, 引发了相当强烈的反弹。这就表明,全球化虽然不会走回头路,但是寻找全球化新发现、新路径是不可避免的。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是起起伏伏,不可能“线性”发展。

正是基于对全球化的新认识, 中国提出了建设“一带一路”的倡议,目的是希望,中国发展起来后能带动合作伙伴们一起发展,走共同发展、共同富裕的道路。中国提倡新型发展观,是要帮助广大发展中国家,通过改善基础设施等路径尽快实现工业化,以促进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实实在在的解决世界经济发展不平衡的问题。

第三,“一带一路”倡议体现了中国新型国际合作模式。

“一带一路”倡导以平等发展、共同发展、合作共赢为基本原则的国际合作新模式。这为各国开展全面合作提供了一种全新的选择。鉴于“一带一路”沿线多为发展中国家,经济并不发达,很多离实现工业化有不小的差距,加强与这些国家经济合作和相互开放,推进共同发展的目标,也凸现了中国希望加强南南合作的愿望。

中国在“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身体力行,创新国际投资融资机制,推动建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丝路基金,为新型国际合作配套了新的国际融资渠道。

第四,“一带一路”倡议体现了中国新型国际秩序观。

所谓国际秩序指的是政治、经济、安全等方面的秩序,是全球范围内系统性、制度性的安排和规范,其中就包括了全球治理体系。现有国际秩序和全球治理体系是二战结束后建立和逐步完善起来的,70 余年来为保障世界和平、促进经济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也为全球化的深入发展提供了国际制度保证。

中国提倡新型国际秩序观,并非想推翻现有秩序,而是希望维护和巩固这一秩序,并通过改革和完善使其更加公正、公平、合理,以给予发展中国家更多决策权和话语权,更好的维护他们的根本利益。

中国新型国际秩序观并强调政治、经济、安全、文化等国际制度和规范的协调与统筹,因为它们互为依托和条件,不能截然分割开来。中国关于国际秩序的上述思想将为重新塑造国际秩序提供可行的思路和路径。“一带一路”倡议就是中国提倡新型国际秩序观的具体体现。

(编辑:孟音)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