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智库智言 > 正文

何亚非:全球治理创新需要中国智慧

2016-11-27 23:06 来源: 侨报网 作者:何亚非 字号:【

11-28-MK-1

何亚非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高级顾问。曾任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副主任。 

【供侨报专稿】全球治理的本质是国际制度和规则的竞争,历史上一直就是如此,而制订这些制度和规则的往往是世界大国。我们现在拥有的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制度规则、全球治理体系是二战结束时,由美国主导建立、在战后几十年里逐步健全、完善的。

如今,全球治理面临一系列严峻挑战,全球化出现许多新变化、新发展,是历史在倒退,还是历史发展进入一个“新全球化时代”?要回答如何创新全球治理,就必须先回答全球化和全球治理究竟发生了哪些变化。

一、全球化与全球治理的三点变化:

目前看,全球化和全球治理的变化有三点比较突出: 一是中国近年迅速发展,综合实力不断壮大,这与发展中国家群体性的崛起,在历史时间上同步发生,产生了西方工业革命以来最大规模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力量的“大趋同”(Great Convergence),彻底改变了世界政治经济版图,也推动全球治理从“西方治理”向“东西方共同治理”转变。 二是随着西方经济新自由主义理论破产,全球治理出现思想空白和混乱。那么,新思想从哪里来?世界的目光从西方转向东方,转向东方文明特别是中华文明。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以来,世界经济持续低迷,全球贸易连年下滑,投资大量减少,债务危机持续发酵,金融风险不断积聚。经济增长需要新动力、新思路、新模式,各国对西方治理思想、治理模式丧失了信心,感到困惑和迷茫。

正如习近平主席在2015年土耳其G20峰会上所说,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原有增长方式、治理模式动力耗尽、失去生命力。大家开始深入思考世界经济发展不平衡、全球治理“失序”和“碎片化”问题,改革全球治理体系开始提上议事日程。

三是全球化的负面影响渐渐显露,世界范围的“逆/去全球化”力量上升及其代表的民粹主义思潮泛滥,开始改变一些国家包括主要发达国家的政治生态,譬如美国大选、英国退欧,一些欧洲国家激进政党在政坛崭露头角。这些政治生态的变化削弱了对于全球化的政治和民意支持,影响了全球治理体系,包括全球自由贸易和投资制度的正常运转。

了解了全球化和全球治理存在的问题和发展趋势,就要回答中国如何创新全球治理,也就是全球治理创新所需要的中国智慧。

习近平主席对当今中国与世界的关系有三句非常精辟的描述,即中国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中国已经站在世界舞台的中央;中国正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

中国2008年在G20平台上充分发挥大国作用,进入全球经济治理核心圈;中国2010年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今年9月成功举办G20杭州峰会,成绩斐然,吸引了世界的眼球,已经成为全球治理体系的主角和引领者。从历史长河的纬度看,中国的发展与全球治理体系的改革和完善,在历史节点上重叠,更加凸现中国智慧、中国思想对全球治理创新的重要意义,更加凸显习近平提出的以中国智慧、中国思想、中国方案来为世界提供“全球公共产品”(Global Commons)的远见卓识。

从全球化和全球治理的历史看,欧洲人在1990年代提出、推广了全球治理概念。其背景,一是全球化的深入广泛发展。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出现了一系列全球性挑战,如金融危机蔓延、贸易摩擦增多、移民和地区冲突突出、跨境水资源和气候变化问题严重。人们开始认识到全球化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年代,需要同舟共济来应对人类共同面临的挑战,零和思维逻辑显然不适用于全球化时代。

二是冷战结束后国际社会意识形态和军事联盟的“铁幕”消失了,各国包括美俄等大国都支持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制度和规则。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世界贸易组织等使国际社会的治理越来越制度化、法制化,讲究规则。

进入21世纪,全球治理虽然因为美国的单边主义受到一些冲击,但很快美国意识到当“世界警察”的滋味不好受,负担也很重,奥巴马上台后,更多注重“国内政治议程”,美国对外战略从欧洲和中东两个战略板块进行收缩,将重点转向亚洲,搞“亚太再平衡”,把重心从全球反恐转向应对新兴大国的崛起,特别是中国。与此同时,美国开始更加重视全球治理,希望改变全球治理的规则来重新分配全球化的利益。当然,重视全球治理的好处是,新兴经济体尤其是中国在全球治理中的作用更加突出,中国的发展道路、发展模式以及“东西方共同治理”新的全球治理模式受到各方关注和接受。

二、中国是现有体制的受益者和捍卫者

今年9月中国主办G20峰会、金砖五国10月在印度果阿举办峰会,都将世界的目光聚集新兴经济体特别是中国,期待中国能以中国智慧来引领全球治理体系改革。中国智慧在全球治理哪些方面可发挥作用呢?

首先,中国要坚定不移的维护二战胜利后形成的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全球治理体系,这是国际社会经过战争浩劫形成的共识,其治理结构符合国际社会共同利益。中国是现有全球治理体系的主要受益者,是体系的捍卫者、建设者和贡献者,而非西方所说的是什么“破坏者和修正者”。现有体系的“炉灶”烧的挺好的,为何要“另起炉灶”呢?

同时,中国要继续积极推动G20、金砖机制、上海合作组织、亚投行、新开发银行等新型国际机制和制度的发展,倡导国际关系民主化和合作共赢、共同发展的全球治理新模式,以给予发展中国家更多话语权和决策权,完善全球治理体系。

其次,全球治理思想的调整和转变需要中国从中华文明,从各种文明交流和融合中寻求新的治理思想和路径。为此,需要倡导文明交流和文化融合,摒弃“文明冲突论”。习近平去年在博鳌论坛上就已经提出进行“亚洲文明的对话”,并在“一带一路”建设中身体力行,进行政策沟通、发展战略对接和民心相通的多层面交流。这就是中国在实践全球治理的创新。

中华文明底蕴深厚,有着数千年的积累。中国有历史责任为世界提供与时俱进的“全球公共产品”(Global Commons),包括为全球治理提出中国的思想、选择、路径和方案,以推动国际关系民主化,建立平等互利、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合作模式,为促进世界经济增长、完善全球治理体系作出贡献。

2013年习近平提出建设“一带一路”倡议,表示愿与沿线国家分享中国发展成果,欢迎搭乘中国发展的“快车”。G20杭州峰会在帮助发展中国家共同发展的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SDGs)、巩固全球自由贸易和投资框架、坚持反对各种保护主义等方面取得成功,体现了中国“达则兼济天下”的“天下大同”的文明核心价值观和哲学思想,凸显了习近平以共同发展理念为基础,建立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的中国对外战略。

再则,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全球治理机制是范围最广的国际制度安排,是人类为了防止战争再次发生的全球制度性保障。

因此,中国将坚持“和平与发展”的历史主线,坚持和平发展战略,希望各国超越地缘政治的狭隘考虑,正确处理大国关系,防止陷入所谓大国冲突的“修昔底德陷阱”,以维护创新全球治理体系所必需的长期和平的国际政治和安全环境。 和平是发展的前提,发展是和平的保障,没有和平就不可能有发展,没有发展就没有力量确保长期和平。这是中国从近现代史的痛苦教训和新中国成立以来的成功经验中得出的结论。

习近平倡导中美构建“不对抗、不冲突、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开创了大国合作共赢、和平共处的新思路、新路径。这一构想同样适用于中国与其他大国的关系。新世纪大国关系如能遵循超越狭隘国家利益的新思路,我们的世界将一定有各国和睦相处、经济持续增长的美好明天。

(编辑:萨萨)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