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邢台舆情 网络焦点转移
——
2016-07-24 23:25 来源:侨报网综合 编辑:胡水

侨报网综合讯】近日,发生在河北邢台大贤村的洪水,以一种非常规的方式成为舆论的中心。

7月19日晚,洪水进入邢台的12个村庄,夺走多条人命。22日,草根爆料,自媒体参与、扩散,主流媒体开始介入,此事逐步引爆网络。23日晚,官方致歉。24日,随着官方处置结论公布,网民情绪稍有缓解,但在几大焦点问题上,仍持续热议。

根据邢台市官方消息,截至24日16时,邢台市“7·19”洪涝灾害已造成34人死亡,13人失踪。其中,仅邢台市开发区大贤村死亡人数占8人,失踪1人。目前,邢台市还有43个村,9200多户村民未恢复供电。

6

邢台市“7·19”洪涝灾害现场图(图片来源:北京《新京报》)

从邢台洪灾一事所呈现的传播路径不难发现,主流媒体在此次舆情报道中是延后的,自媒体承担了更多信息通报责任。19日发生这样重大的新闻事件,但在两天后,才以网络转发的方式进入人们视野。上海澎湃新闻于23日中午发表社论称,“19日晚,洪水进入邢台的12个村庄,夺走多条人命。22日,这场灾难才以社交媒体草根账号图文爆料的形式进入公众视野,而非官方通报,这本身就是问题所在。”

在舆论场中,网民首先产生质疑的是对官方通报伤亡人数的前后较大区别。22日邢台市开发区副书记王清飞因与堵路的受灾村民互跪被报道,而他在20日洪灾发生当天接受河北电视台采访时,还表示“人员没有伤亡”,当地公安部门官微也在转发“两千多人全部安全转移”的网帖。

但是到了7月22日晚间,河北省邢台市委对外宣传办公室官方微博“邢台发布”称,“洪灾共造成9人死亡,11人失踪”;7月23日,“邢台发布”再次发博称,“洪灾已造成邢台市境内死亡25人,失踪13人。其中,大贤村共有8人死亡,1人失踪。”面对网民持续质疑,7月24日,邢台市相关负责人对此表示,承认灾情统计不准确,“当洪灾刚刚发生后,很多区域处于失联状态,无法快速准确地统计这些区域的伤亡人数。”但该说法并未获得网民认可,“瞒报”说逐步流传。

除了官方通报的伤亡人数,洪灾造成巨大损失肇因也是公众聚焦的另一热点问题。据了解,大贤村所在的上游有三个主要水库,分别是朱庄水库、东川口水库以及野沟门水库。最初,因为官方曾在7月19日下午公布过朱庄水库的泄洪通知,朱庄水库一度被认为是大贤村遭遇洪灾的原因。

邢台官方在7月23日发布会上表示,七里河上游仅有一座不可调控的东川口小型水库。朱庄水库下泄洪水流入大沙河,不会流入七里河。另官方通报,大贤村遭遇洪灾,是因为上游降雨量过大,以及东川口水库水位暴涨,两路雨水同时流入七里河,在107国道汇成大洪水。又因为七里河在大贤桥迅速变窄,造成洪水漫过河堤决口,使开发区的村庄进水。所以,官方认为,大贤村所在的开发区受灾属于自然灾害,非人为泄洪所致。

与此同时,7月24日0时57分,北京《法制晚报》发布独家专访,内容是邢台市委宣传部副部长赵雪峰就邢台洪水的七问七答,其间,赵雪峰回应邢台洪水是“因为七里河满堤了,并不是泄洪。”有网民“升斗笔亲”表示:“继临时工又一新名词。满堤。”24日8时左右,“头条新闻”发布“河北邢台市长就水冲村庄道歉,一起聚焦泄洪关键节点”,标题“泄洪”让网民产生疑问。微博链接内容清晰表示“19日20时,东川口水库漫坝溢流洪水汇入七里河,”否认了七里河系人工泄洪说法。

尽管邢台开发区受灾肇因虽非人为泄洪所致,但造成如此重大损失,舆论场中关于“天灾还是人祸”争议持续不休。于是公众聚焦的问题开始转变为,暴雨洪水预警是否及时,人员转移是否到位,当天有没有预警?北京《财经》杂志采访邢台经济开发区水务局局长郑建平透露,19号晚上到20号凌晨,开发区没有接到上级防汛办要求七里河下游群众撤离的通知。郑建平说:“我们没接到通知,也不敢私自下达撤离命令,怕引发群众恐慌。

然而,邢台开发区的上级防汛部门是邢台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市防汛办副指挥长、水务局局长焦立君却表示,市防汛办当时确实向经济开发区发了群众撤离通知,但记不清是几点发的。7月23日,邢台市防汛抗旱指挥部指挥长、市副市长邱文双在新闻发布会上也表示,市防汛办在7月20日凌晨1点40分通知开发区,开发区立即进入大贤村组织转移群众。

对于官方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北京《新京报》对此次邢台洪灾最严重大贤村进行了实地走访,得到的最终结论是,预警广播与洪灾几乎同时到达。大贤村村支书张战歌在凌晨1时50分接到一个洪水预警电话,跑到村口看,洪水已在村口,他赶紧跑回村支部广播。事后,多位村民核实听到过广播。不过一位村民表示,“我们听到也没用,起来时水已进屋了。”

7月23日晚23点半,“环球时报”发博《邢台伤亡惨重,‘天灾所致’的定论下早了!》,也指出“村支书凌晨1点50分才接到电话,通知大家赶紧撤离,而此前居然没有人意识到洪水的袭来。可那时很多人的家早已进水,更有人已经在睡梦中被冲走了。”对此,微博大号“今何在”称,“和水一起到的通知叫通知吗?”“杨锦麟”:“村支书是19日凌晨1点多才开始通过电话、走访、广播等方式通知大水要来的,村民根本没有时间准备。大水2点多进入张先生家,涨到床沿那么高的时候,他才知道水来了。”

此外,官方通过新浪“邢台发布”的通知方式也遭到网民诟病。财经作家“李正曦Sissi”发博称,“邢台好歹也是河北一大城市好么,微博上发公告?我爸也算一高级知识分子了,到现在还不喜欢用手机,普通老百姓谁天天刷微博,这种事难道不该发动所有政府工作人员下乡挨村挨户大喇叭通知的吗?”微博大号“慕容清扬”:“微博通知村民转移,真是奇葩。下暴雨生在灾区谁还会去看微博?”“鋼筆様子”:“那边的老人和孩子都会上网?大下雨不会停电吗?”

5

7月23日晚,邢台市市长董晓宇代表市委市政府,向所有遇难、失踪者亲属和受灾群众表示道歉。

7月23日晚,河北邢台市召开抗洪救灾新闻发布会,邢台市市长董晓宇代表市委市政府,向所有遇难、失踪者亲属和受灾群众表示道歉。董晓宇表示,“无论面对多大的天灾,作为一级党委、政府,没能保护好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我深感内疚。”“我们将诚恳接受社会监督,认真吸取教训,深刻反思,积极配合省工作组的工作。根据核查情况,该负什么责任,就负什么责任;该接受什么处理,就接受什么处理;该处理什么人,就处理什么人。”

官方道歉虽获得部分网民称赞,但多数舆论表示,应对洪水,让群众有充分时间转移的预警并非没有。《人民日报》旗下微信公号“侠客岛”报道,早在洪水发生的半个月前,一个名叫“五方元音”的网友就在自己的新浪博客里,发出了预警:《邢台“七里河”,你做好了防汛、排涝的准备了吗?》文章作者说,因为看到南方暴雨成灾,他“思虑万千”,首先想到了七里河工程,于是骑着电动车赶往七里河下游的东汪、孔桥一带查看。但他却看到了这番景象:“宽达数百米的河道在这里被截留,两道土河坝堵住了河水的去处,虽然下面有管道的泄流,但是可以抵挡每天‘南水北调’的调控放水与近日邢台市区连续发生的暴雨吗?”他顺手拍了一些现场照片,可以看到半个月前的七里河。从图片可以看到,半个月前,七里河的河道里一直在施工。

4

7月24日,网络舆论焦点有所转移,这次是邢台决堤的安全隐患成为网络舆论的众矢之的。网民多认为官方预判不足,抗大洪抢大险救大灾应急能力不足,通知撤离时间晚点,人为杂物堆积致河道变窄等是人祸主因。7月23日,北京《京华时报》发文《京华记者直击邢台大贤村:因杂物堆积河道变窄》中指出,“当地多位村民称,河道突然变窄有两方面原因:一个是河道自然弯曲,造成泥沙堆积。更主要的原因是,北侧河道上堆积了大量的杂物和建材废料。这部分废料一部分是村民平常建房子丢弃的,一部分是村里修建热力管道,挖开地面后,将废弃的石料丢在河道中。”网友“摄影师陈杰”:“大贤村村民指出,汛期时,村口河道被一家热力公司筑起人行道,横向拦截河道。网民@粤A-正负零零:“河道变窄才不是什么自然原因,河道里那些房子和路都是天然的?”

查阅七里河新区管委会最近的招标公告可以看到,今年年初开始,就有“引朱济邢供水管道过七里河段改建工程”、“滨河北路西三环以西段、滨河南路南水北调西段绿化工程”、“七里河综合治理、坝河道防渗工程”等项目业已开始施工、或正在招标中。而这个被邢台市政府视若“一号工程”的七里河整改,从2006年正式开工以来,历时十年,一直没有停顿过。2006年,邢台市委市政府下发文件“邢字〔2006〕13号”,《关于七里河综合治理工程建设的实施意见》。文件第一句话就是:“为增强城市防洪泄洪能力”,紧接着指出“七里河由于缺乏有效的治理,严重影响了防汛泄洪,使邢台城市安全受到很大的威胁。”

保障泄洪通道畅通,本是七里河整治的首要目的。不过,这个“防洪优先”的思路却在执行过程中,看样子逐步让位于经济开发。因为缺乏资金,邢台市政府决定授权邢台市路桥建设总公司全权开发七里河沿岸,“由该公司严格按照市场模式运作,自主融资投资,自主建设施工,自主经营管理,自负盈亏。”

《半月谈》曾在2008年刊发《七里河,一座城市因她醒来》一文,时任邢台市市委书记的董经纬透露了建设资金是如何解决的:“项目整理出来的7000多亩土地用于综合开发,土地出让金返还给总公司,治理工程免收各种行政性收费,建设项目税负先征后返,除依法上缴部分外,全额返还项目负责单位。这就使政府卸掉了包袱,施工单位也有收益,成为一项双赢的决策。”这是政府开发中常用的做法,用土地平整换投资升值。可见,七里河在整治过程中,蓄水成为头等大事。这是让七里河成为景观河,随之带动整个地段升值的关键所在。事后也证明七里河新区沿河开发获得了成功,环境改善了,碧桂园等一批重大地产项目纷纷落户。但这让处于七里河东段的邢台开发区倍感着急。

北京《财经》杂志报道,2006年,邢台市曾经对七里河进行了综合治理,但主要目的是为了保邢台市区,因而,治理工程仅局限于河流的中段。治理工程结束后,七里河在市区段的防洪能力达到防“百年一遇”洪水的水平。上游的东川口水库,防洪标准达到300年一遇。然而,下游河段情况却不妙了。7月24日,邢台市水利局一名工作人员表示,从高铁京广线到南和县康屯村这一段的七里河,仅能防住20年一遇的洪水。而在“邢台市防汛抢险用途”上,这条河段用红色标出,属于易出险河段。而大贤村便处在这一河段。分析人士指出,七里河的防洪本是全流域的大事,本应该在市政府的直接主导下,协调各个部门共同解决,但在经济开发的思路主导下,施工被授权给了公司,开发任务被分段切割。防洪任务则被经济利益挤在了一边。

通过邢台灾情一事不难发现,舆情发展过程中,官方的沉默及通报缺位被恶意解读,舆情预警不足、权威信息不及时、信息不透明,致舆论场中“瞒报说”、“未通知说”、“堵路说”、“下跪说”等多方流传,也将官方自身陷入被动地方,饱受质疑。微博大号“微_ 危机管理”表示,“权威信息的不及时、不准确,向来是大灾过后最需要警惕的‘次生灾害’”,网民“深圳唐哲”称:“昨天,县委书记下河防洪新闻稿,细节到人家如何动作,如何姿势都描述了!而伤亡情况一笔带过。那一刻,我就觉得当地政府舆情处理开始陷入被动了!”

24日,河北新闻网发布信息称,河北省委研究决定,为严肃工作纪律,促进工作落实,对此次防汛抗洪抢险救灾中工作不力的邢台市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段小勇,邢台市经济开发区东汪镇党委书记张国伟,石家庄市交通运输局党组成员、总工程师何占魁,井陉县副县长贾彦廷,作出停职检查的决定。

“今日头条”24日发表时评指出,说实话,虽然今年洪水来势甚猛,但看到常年干旱缺水的河北遭遇这么大的洪灾,还是有些意外。不知当地政府是不是也因为多年无大水而放松了防洪的警惕性。洪水无情,所以需要备万防一,这件事上不能讲概率,一旦发生,对于亡者就是百分之百。气象预报、防灾预警、灾后救援,每个环节都不能马虎。离今年汛期结束还有很长时间,真心不想再看到悲剧重演。

(编辑:胡水)

编辑:胡水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