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华人 > 正文
廿载年夜饭,“肉香”永不散
——
2016-02-04 17:15 来源:侨报网 作者:陶然 编辑:杨栎

【侨报特约记者陶然报道】在东北,没有“大肉”的年夜饭,好像吃起来就不够“热闹”,缺少了东北人的血性,辜负了冰冻三尺的天气。我是在姥姥、姥爷家长大的孩子,在他们二老身上,有我童年的全部记忆。从我开始可以独立吃饭开始,家里每年的年夜饭,都是以我的“口味”,由姥姥特制,而我,是个爱吃肉的孩子。

我常自豪地对姥姥说,东北丫头不吃肉,对不起血统。好在东北人的年夜饭上,从不缺肉, “红焖猪手”和“小鸡炖蘑菇”是家里的必备菜。这看起来已在大江南北被广为流传的“家常菜”,很多人却并不知其“正宗”的标准。以“小鸡炖蘑菇”来说, 食材中的“小鸡”必须是东北乡村里不喂饲料散养的家鸡,方言中,俗称“溜达鸡”;而 “蘑菇”当然也不是哪里出产的野山菌都可替代,是特指东北山里生长的野生榛蘑或者红蘑。而我家的特制“小鸡炖蘑菇”中,还以我的喜好,被姥姥加进了宽粉条。宽粉条吸收了鸡肉的鲜味和蘑菇的清香后,尤其入味,而这种吃法的灵感则来源于另一道东北名菜——“猪肉炖粉条。”

东北人喜吃猪肉,与历史渊源有关。猪与牛羊不同,它本生活在丛林,东北人的祖先也正是在山林里,以“猎”为生。猪手,东北人称之为“猪蹄”,是每个东北家庭年夜饭的“开场节目”。在东北年俗里,猪蹄寓意“搂钱”的耙子,年夜饭上啃猪蹄,以期望新年财源滚滚。在我家,这耙子被简称为“挠挠”,也是“挠”钱的意思,每个除夕夜开饭前,姥姥总会先把一锅热气腾腾的猪蹄端上桌,吆喝着大伙儿快来“挠挠”,从而开始了这一晚上的“热闹”。

这样的年夜饭,吃了很多年。即便在我15岁离家后的每个除夕夜,都不曾改变。后来,我留学异国多年,归国后,仍在他乡奔波,一年到头,与二老的相聚好像只剩下了这顿有“大肉”的年夜饭。他们总是早早把肉炖好,等着我回去。不变的是小鸡炖蘑菇的色香味和红焖猪手的好寓意,而我家老太太却站在灶台边,从步履如飞站到了耳聋眼花,从半鬓黑丝站到了鸡皮鹤发。如今她已80多岁,此刻,想必她依然站在灶台边,炖着“小鸡”吧,可今年,我却连家都回不去了。

席慕蓉说,离别后,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永不老去。在我心里,那过往廿载岁月的“肉香”是一瓶尘封的山檀屑,永不消散。

(编辑:杨栎)

编辑:杨栎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