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智库 > 正文
人生最悲苦的回国行
——
2015-07-24 16:25 作者:蒋 勤

去年夏天我写了专栏文章《重逢青春的回国行》,一路和同学微信欢歌笑语,在国内时又是吃香喝辣百般享福,堪称是最快乐的一次回国。可是人世无常,谁能料到仅仅一年多之后,我这次的回国却是凄风苦雨,悲凉不已呢?

真的是天有不测风云,从来好端端的老爸突然会心脏病发作,据说在救护车赶来之前,短短几分钟内就已经撒手人寰。我得到消息的时候哥哥已经订好7/9回上海的飞机票,他说爸爸已经没了怎么也见不到最后一面,我们兄妹俩回去无需带家人同行了。我想也是,但凄惶之下,为了回去一路有他陪伴,我在好友木兰旅行社老板的帮助下,从旧金山到上海的那段来回航程都定到了和老哥同一架飞机。然后又请老公的哥哥帮我订了和我哥同样的酒店,分别是最开始两天的万豪和接下来的七天假日酒店。觉得这一路有哥哥可以依赖,悲伤之中有了一丝安慰。

从欧洲回来到出发去上海,这中间我只有两天。第一天女儿高烧赶紧带她看病,好心的许医生还给我开了药以防我在回国途中也生病。然后要安排女儿的夏令营,托朋友照顾和接送,多亏困难时刻总有那么多朋友愿意帮忙。

7月9日大清早起来,老公特地煮了碗馄饨让我吃饱并送我到机场,我就这么独自踏上回国奔丧的路,不知道磨难才是个开头。

从休斯顿到旧金山的飞机按理应该9点一过就飞,可是登机之后迟迟不动,到起飞时已经快12点了。飞机上我一直焦急询问空乘是否会来不及,他们也帮不到我,只指给我看机场地图,告诉我怎么最快速度奔到国际登机口。旧金山飞上海的飞机是当地下午1:50起飞,我那飞机降落滑行的时候大约1:45。于是我早早的把随身行李放在身旁,飞机一停靠,我第一个等着舱门打开。然后就是提着行李拼命地跑,可是等我大约1:55终于跑到那个登机口时,候机处已经空无一人,唯有硕大的飞机还停留在那,我哥在里面,我在外面。

只能抓紧时间赶紧和老哥短信,他说不要急,让我微信上海亲戚把爸爸的追悼会延期,让我再看看联航能否安排我坐别的航线回上海。然后我就看着那架飞机慢慢地滑行出我的视线。

那时是旧金山时间下午2点多,上海时间7/10清晨5点多,赶紧微信上海的亲戚,他们幸好都醒了,但说得等8点以后殡仪馆的人上班才知道是否能把原定于7/11下午的追悼会改期。于是我只能边走边哭地去找联航柜台希望自己能换乘别的航线才不至于误了追悼会。

谁知道联航人员告诉我搭乘联航别的航班只有绕道芝加哥、再到成都,但那也要7/11下午,肯定赶不及追悼会。于是劝我等追悼会延后,同时给我发了旅馆票和第二天同航班号的旧金山去上海的登机牌。我拿在手里六神无主,正好老公打电话来,于是只能一边接电话一边哭。这时人家看我可怜,又把我叫过去,说帮我搜搜别的航空公司,结果发现中国东方航空有当晚半夜1点从洛杉矶飞上海的,到达时间是7/11早晨6点多,正好能赶上下午追悼会。于是给我出了联航晚上9点旧金山起飞、11点到洛杉矶的登机牌,又给我出具了电子票,让我到洛杉矶机场找东航柜台换机票登机。

这一通折腾下来已经快下午4点了,我在机场独自一人,只觉头脑空白而又浑身发冷。我哥只当我们兄妹俩打小住读又国外闯荡、我也和他一样独立能干。殊不知我比他小五岁,从来家中被呵护惯的。虽然12岁就住读,但寝室里我最小,同学们对我也照顾谦让有加。到后来谈恋爱结婚,老公是通过所有亲友审核爸妈才放心把我交给他,然后一起出国的。向来顺风顺水不缺陪伴的我,在人生最悲痛的时刻,却被命运孤零零地抛在举目无亲的机场,心中凄惶可想而知。

幸好微信上得到了几个朋友的安慰和鼓励,我也和自己说千万不能倒下,否则我出什么事上海和休斯顿的家人都帮不到我。于是我先去行李箱翻出一件本来要送人的新衣服穿上,暖和一些之后我想到晚上联航飞洛杉矶转东航的时间只有两小时,万一飞机又延误怎么办?东航可能都不会管我,与其在旧金山机场等,还不如换早点的飞机到洛杉矶之后在那等。于是我又找联航柜台,把晚上9点的飞机换成了7点。

和早上休斯顿那架飞机一样,登机没问题,可7点飞机滑行出去之后,空调吹出的全是炙热的风。原来飞机上的加热器启动了却怎么也关不掉,于是全班人马满头大汗地跟机返回。幸好那时上海亲戚微信说已经把爸爸的追悼会从7/11延期到7/13,并建议我退掉去洛杉矶转东航的航线,代之在旧金山住一晚,还是坐第二天老时间的联航飞机回上海。因此我再一次地造访联航柜台换飞机并拿旅馆票,等全部弄好离开机场去旅馆时,那架去洛杉矶的飞机还在检修中。

第二天我想该是崭新一天了,反正旅馆也休息不好,我早早地到机场等着下午搭飞机,却满屏幕找不到去上海的航班,原来台风即将登陆上海沿岸,当天去上海的航班全班取消,我那班也改成7/11上午7点的了,这样一来到达上海就变成7/12中午,比原定和我哥同行到达的时间晚了两天。更糟糕的由于是天气原因,所有住宿交通等困难都必须旅客自行克服。

我真的又一次崩溃了,回国奔丧本已悲苦难言,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无法踏上回乡之途,难道真是老天爷在惩罚我没有好好尽孝父亲跟前吗?

虽然心中满是悲伤绝望和无助, 自己没有被压倒,我换了另外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她如果第一架飞机没有故障而是让我赶上和哥哥同行,我已经在上海了;而如果第二架飞洛杉矶的航班不是空调坏掉返航,我也已经在东航飞上海的飞机上了。世上毕竟好人多,那人联系了经理,最后给我妥善安置了一切。

几乎一夜无眠,清早3点我就起来,4点搭了旅馆到机场的通勤车,5点前赶到机场,7点那架飞机终于顺利起飞了。十多个小时之后,我在浦东机场接机的人群中见到了老哥,所有的委屈凄惨好像终于可以告一段落。

可是现实远远比之残酷,回到爸爸家看到遗像、参加追悼会到整理遗物料理后事,一波又一波的伤心欲绝是我之前无法想象的,比母亲去世时更甚。现在回美也好些天了,还是悲痛难忍。我想最致命的原因就是突然觉得自己从此父母双亡,这份打击实在无比巨大。因此我今天决意把回国的艰辛写下来,想提醒自己可以作一个坚强的人,未来的人生路上只要不到终点,很多困苦自己还是有能力克服的。

这次事出突然的确很难承受,唯一安慰的是想到父母就此长眠一起,在天堂重逢了。这次我和哥哥在上海住的假日酒店离我们童年的家很近,在客房里就能看到童年常去的苏州河上宝成桥。就是从那里我哥哥考上了当年全上海最好的中学,后来我亦步亦趋也跟着他进了同一个中学同一个大学。我们的父母身为老师,最自豪的就是培养了一双博士儿女。尤其是我,从小运气好,方方面面都没让父母失望过遗憾过。是的,亲爱的爸爸妈妈,愿您们安息,我会是您们永远的骄傲!

image

苏州河上宝成桥

(编辑:妮娜)

编辑: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