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饭局防身术
——
2015-04-17 01:09 来源:侨报网综合

侨报网综合讯】最近,大陆央视著名主持人“毕姥爷”毕福剑在一次饭局上唱评《智取威虎山》的不雅视频被曝光。就这样一场饭局,让毕姥爷陷入舆论漩涡。

饭饭之交,局局可危。古往今来,中国饭局上的博弈屡屡上演,从项羽刘邦的鸿门宴,到曹操刘备的煮酒论英雄、再到赵匡胤的杯酒释兵权……看似不起眼的饭局,甚至影响了中国的历史。

对于现代中国人来说,饭局几乎无处不在。在一个饭局是设局人,在另一个饭局是入局人,在其他饭局又成了陪客。有些人玩命地寻找饭局,有些人疯狂地躲避饭局,总有人乐此不疲。

饭局到底是什么?它何以让众多见惯大场面的名人也趋之若鹜并失足其中?饭局又是如何成为中国交际文化的代表?它是如何运行的?其中之奥秘就在于每个圈子的饭局文化已经形成一种大家默认的平衡规则。

人们之所以困惑毕福剑为何如此不谨慎,是因为局外人不了解。身在文化圈毕福剑其实无意中也在遵守着文化圈饭局的规则,不想却有人打破了默契,掀起一丝波澜,意想不到的变化也随之而来。

敏感食客

4月17日,接到朋友打来电话问晚上有无饭局后,大力犹豫了。

呼和浩特《北方周末报》报道,大力是一位生活在内蒙古的媒体人,最近他的一位媒体同行的遭遇让很多准备参加饭局的文化人变得越发谨慎。

“要是在以前,我会很痛快地答应下来,但最近让‘毕姥爷’折腾得人人神经紧张,因一顿饭而改变人生命运多不值得。”大力解释。

4月6日,一段央视主持人毕福剑在饭桌上唱评《智取威虎山》的视频在网上流出。

从视频上来看,这是一个私人聚会,毕福剑当时的神情十分轻松。视频中他唱了一段该京剧中的《我们是工农子弟兵》选段,并且在唱完每一句后都加上了自己的一句戏谑点评。

然而,将老毕推向舆论风口浪尖的是他在唱评到“共产党毛主席”一句时,表现出了抱怨情绪,对毛泽东使用了羞辱性词汇,并称“他把我们害苦了”。在视频画面中,饭桌上的人(除老毕外还有两男一女)嘻嘻哈哈,在老毕唱评完后众人一同鼓掌。

在网上流出的毕福剑唱评《智取威虎山》视频有1分15秒和1分18秒两种版本。两种版本的开头均为一致,但在1分18秒唱评版本中多出的三秒可以发现,毕福剑手指画面中右手边的方向说了一句:“你录这个……”

当时喝得正酣的毕福剑或许没有想到,这个视频最后被人传到了网上。

视频上传后迅速引起疯狂转发,其内容还被整理为文字版到处流传。网友们一边感叹“毕姥爷摊上大事儿了”,一边争论毕福剑究竟是错还是没错。

其中有人直言不讳,指出了毕福剑作为公众人物,在任何场合都需要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社会名流的私下言行被曝光到互联网,在全世界已屡见不鲜。毕这样的名人在饭桌上戏谑《智取威虎山》中的解放军,对毛泽东有严重不敬之语,导致轰动性视频流到网上,他自己应负很大责任。”

也有人称,“比毕福剑的段子更恶心的是将视频公之于众的人,不管这个与毕福剑一起喝酒的人出于什么动机录像,这种行为很过分。不管视频中老毕如何调侃,有辱斯文,但在该视频没有被上传之前,充其量也只是几个朋友在一起喝喝小酒。”

一段被传到网上的名人视频就这样打破了中国饭局的规则,变化也随之而来。

“毕姥爷宴会上的那个手机让我们陷入一场亘古未有的信任危机,吃顿饭都得颇费周折。”大力感慨。

赴宴之前,大力谨慎地向朋友打听清楚局中人的背景,什么职业什么政治倾向、甚至个人爱好;

宴席中,大力见到有低头拿手机玩的人,便立即闭嘴,回想自己是否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原来经常喝醉的大力这次也没敢多饮,始终以一颗清醒的大脑应对各种“突发情况”。

大力席间观察发现,“有备而来”的,并不仅仅是他一个人。如今饭局的一个新变化是,大家都不像以前那样无聊时随时就掏出手机默默玩了,每个人都对手持手机的人异常敏感,有所顾忌,最重要的是——这场饭局几乎没有喝醉的人。

性情饭局

身为媒体人,毕福剑和大力一直都被划到文化人的圈子里。据网民识别,参加毕福剑这次的饭局就有中国当代著名人物画家史国良等文化名人。

可是文化人的饭局以前可不是大力如今经历的人人自危。

济南《齐鲁晚报》报道,曾有学者总结,中国的文化人自古爱吃,更爱结团吃。他们都看重性情,容易揉在一起,潜意识里又文人相轻,这样的文化人饭局,吃起来肯定很有趣味,也是经典段子的发源地。

铁打的饭局,流水的食客,这才是文化人饭局的本来面目。这是作家张弛在《北京饭局》这本书里描述的。

在北京,文化人把饭局分为东边一个西边一个,作家张弛被称为“西局局长”,负责把西边文化圈的人召集起来,凑成一个个饭局。张弛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文人的饭局,天生就是多。”

约饭很简单,挨个发信息,没有前言后语,就一句:“来不来?”回答通常也很简单,“去”或者“不去”。若有一个问了一句“都谁在啊?”,一下子就会引来其他人的反感,觉得“太矫情”。

吃饭的地点不是唯一的。文人聚会,有高档大酒楼,有深藏院巷的小酒馆,有路边的面馆,也有文人家自摆的大席。比如著名作家黄珂,一年365天在自家摆流水席,四川泡菜、黄氏牛肉汤锅,饿了随时加餐,醉了到客房休息。

有些人黄珂也不认识,但这对于文化人来说没有什么区别,在他们看来,饭局的作用,就是广揽八方朋友。吃,总是能引来文人。用他们的话说,这里“往来无白丁”。

“文化人谈吃,自古就有传统。”张弛说,吃给了文化人一个平台,同时,从吃中可以看出一个人的生活态度和学识修养。

相近的爱好和成分,让文化人走在一起很容易。文化人之间没有那么多商业秘密,就算喝多了胡言乱语,也不会被人拿住把柄,“出错的成分少。”

所以文化圈的饭局上,总是充斥着朋友、朋友的朋友、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即便你单刀赴会,也无所谓。来者不问,直接欢迎光临。有时到了下半夜,还会陆续有人加入。

作家、媒体人于一爽说,文化人来吃,而抢着买单的都是做生意的有钱人。“文化人有这个自信,既然有人买单就来吃。”

政治和性

在文化人的饭局上,段子是必不可少的内容,可毕福剑这次正是被自己的段子给害惨了。

“想要进文化圈饭局的人,估计会失望而归的。”于一爽笑称,很多人想要聆听一下文化人怎么谈文化,结果很失望。

有一次,于一爽在北京南锣鼓巷吃饭,L问了她一个文学和艺术的事儿。这时候K突然从桌子上爬起来,他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说“我不要听文学和艺术,我要听草泥马”,着实把L吓着了。

文人们在饭桌上一般都说不着调的话。作家大仙曾在一篇有关饭局的文章中提到:作家石康一出席饭局,我们都爱问他,《奋斗2》咋样了,石康总爱说“奋2”都快成“愤2”了;张弛一出席饭局,我们都爱问他,《盒饭》拍竣了,下一部电影拍啥?张老师总爱说“要拍‘打飞机’(自慰)”。

虽然饭局上很多人的工作和爱好有交叉,但是好像都避而不谈正事儿。于一爽说,文人之间也互相防着,很少有人说我最近在搞什么创作。“比如理想,这对文人来说是隐私,不会跟别人聊,因为说出来,别人会在某种程度上动摇你,所以干脆不谈。”同时,于一爽发现,文化人,尤其是男人,最不爱谈自己从毕业到三十岁的这些年。他们会聊一些吃过的苦,但是都会拼命藏住自己的底牌,担心一不留神被谁摆一道。

“所以文人会刻意把话题转向政治和性。”于一爽说,“有一位德国文学圈的朋友回国后崩溃了,说中国的文化圈饭局太无趣了,互相拿对方开涮,再开开政治和性的玩笑。”

而这一次,毕姥爷就吃了讲政治段子的亏。

文化圈的饭局也是需要论资排辈的,起码要有能力才能组织饭局,才能叫来吃饭的人。比如被称作“东局局长”的艾丹、“西局局长”的张弛。如有新人加入,常常会被挤兑。作家冯唐在第一次参加艾丹组织的饭局时,因为喝多被送到医院洗胃,之后却被大家认可。于一爽说,在文化人眼中,真性情才是他们最看重的,而不是有的圈子那样看钱、看地位、看权势。

在这种单纯的酒局中,即便吃了几次饭,互相之间也算不上认识,充其量混个脸熟。即使递了名片,也可能被扔在一边,或者并不在意,彼此不留电话。“做文化的人会有种自尊,就是你不认识我我凭什么要认识你,有一张名片就能证明我认识你吗?”所以在文化人饭局上,有的脾气不投直接摔筷子走人,有的酱油拌饭,吃几口剩菜。没有利益牵扯,怎么着都无所谓。

因为拥有这分自尊,文化人吃饭也要有范儿。在张弛的饭局中,有人一手拿着《国富论》,一手举着酒杯。有个搞影视制作的,上来就说于一爽的衬衫多么像八大楼的服务员,无论聊什么,都先问:“你听得懂吗?”

正如擅长表演的毕福剑在饭局表演那场《智取威虎山》。在于一爽看来,文人都喜欢拿着一股劲儿。一般三四个人以上的局,于一爽就把它称为“公共场合”,她觉得文人天生具有表演的天赋,尤其在公共场合。

只是,不知道毕姥爷今后是否还会展示自己的表演天赋。

伤到默契

不矫情、讲段子、爱表演、喝尽兴——这正是文化人饭局的魅力所在。身在文化圈毕福剑其实无意中就在遵守着文化圈饭局的规则,不想却有人打破了这种默契,伤了毕姥爷的元气。

受“饭局视频门”的影响,《星光大道》主持人毕福剑目前正在接受央视内部的调查,而其主持的节目也已暂时停播。

4月8日,央视发布声明称:毕福剑作为央视主持人,在此次网络视频中的言论造成了严重社会影响,我们认真调查并依据有关规定作出严肃处理。

毕福剑在9日晚间发布微博称:我个人的言论在社会上造成了严重不良影响,我感到非常自责和痛心。我诚恳向社会公众致以深深的歉意。我作为公众人物,一定吸取教训,严格要求,严于律己。

4月14日,从知情人处了解到,著名主持人朱军将代班主持《星光大道》,部分节目参赛选手也已接到了补录与主持人沟通交流画面的通知。

香港凤凰网的一篇评论称,深究毕福剑视频流出的路径,会发现这是一次从相对可控的饭局传播,演变到根本不可控的网络传播的过程。一般意义上,在饭局传播和网络传播之间,会有强大的信息阻断,这一阻断的背后,实则是饭局参与者互相之间的默契和信任——人们常常会在饭局上听到“这些话不要往外讲”,就是饭局信息在传播过程中的人为设限。一旦这个默契被打破,私域和公域的界限,难免会变得模糊,无论如何,这都不算好事。

如今,在大力的手机里还保存有一条微信,名叫无厘头式的“最佳吃饭法”:

1、席间每人发一个摩托车头盔,任你怎么拍照录像都无所谓;2、入席前执行严格的安检程序,上交手机,放在桌子中间的盘子里;3、席间大家的话题紧紧围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针对社会上的一些不良风气,从自己的角度提出批评。对如何弘扬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纷纷提出自己的建议。部分列席人员还强烈声讨了日本军国主义分子,最后,晚餐在大家合唱一首慷慨激昂的义勇军进行曲中结束。

虽然调侃有些过头,但是可以看出毕福剑视频门对文化人饭局的心理影响。

大力认为,饭局是中国这个人情社会里最主要的交际手段,当这个手段都不再安全时,我们该怎么办?“或许有人会反驳说,西方社会是法制社会,不靠饭局照样运转得很好,但是我们是崇拜潜规则的民族,永远不会把所有事情都摆在台面上解决”。

大力感慨,现在更让人怀念那个交通、通讯都不太发达,但是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也异常简单的年代。电影《手机》里那个镜头一直浮现在我的眼前:请村里人吃饭,你骑上自行车挨家挨户去找人;发通知就在村头大喇叭里喊一声……

(编辑:陈高正)

编辑: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