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移民天地 > 正文
中国移民工伤6200万美元高吗
——
2014-12-29 11:43 来源:侨报网 编辑:苏晚

91460531

侨报网综合报道】近日,美国纽约州皇后区法院民决团作出了一项6200万美元的赔偿裁决。事情缘起于中国移民林曾光在2008年时从约6米高的屋顶上跌了下来,导致其脑部损伤。林提出诉求:雇主Hutch地产公司未给其提供足够的安全保障,是造成此次事故的直接原因,故而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该案创造了纽约州单个受害人获赔的最高纪录。在6200万美元的赔偿中,2000万美元是基于过去的损害赔偿,而4200万美元是基于林曾光的未来保障。

一审判决“天价赔偿”在美国常有

Levels_of_compensation_w480

在美国,州法院系统实行三审终审制。一审法院判决后,不服的一方当事人可以向上诉法院和州最高法院上诉。如果涉及宪法问题,还可以向联邦最高法院上诉。因此,纽约州皇后区法院的判决数额最终能否生效还要看Hutch地产公司是否上诉以及后续的法院判决。

近年来,天价赔偿案频出成为美国一项非常独特的司法景观。1992年,里贝克在麦当劳餐厅因为不小心被热咖啡烫伤,获陪审团表决赔偿290万美元。1993年圣诞夜,美国两名妇女和4名儿童乘坐一辆“雪佛兰”汽车时不幸发生追尾碰撞,导致了油箱爆炸,6人均身负重伤。一审法院判决通用汽车公司向受害者家庭赔偿49亿美元。2008年,一个叫辛西娅•罗宾逊的女子将美国雷诺烟草公司告上法庭,理由是该公司故意隐瞒烟草对人体危害以及烟草能够让人上瘾的性质。佛罗里达州一座法院裁决雷诺烟草公司向其赔偿236亿美元。截至目前,美国最高的赔偿裁决纪录是由得克萨斯州一座法院陪审团作出的,数额是难以想象的1503.7亿美元。 

很多人认为,美国的天价赔偿案只具有政治宣誓意义,意在以极端的判决吸引舆论关注,进而推进自己的主张。这一观点,不能说完全没有道理。稍稍梳理这些判决,就可以发现天价赔偿往往是由一审法院的陪审团作出,并且集中在消费者权益保护、反对性别歧视、劳工权益保障、健康和环境保护等领域。从实际结果看,这些天价赔偿要么在后续的判决中被大幅降低,要么由当事人双方自行达成和解,几乎没有一例变成最终的赔偿所得。由于上诉案件不需要陪审团裁决,法官大多会矫正一审“近乎失控”的裁决。以前述案件为例,主审法官最终将麦当劳赔偿金额减至64万美元,将通用汽车赔偿金额降为19亿美元。

6200万赔偿能变现吗?

109929846

尽管如此,如果我们得出天价赔偿裁决只是看上去很美,完全没有实际作用的结论则会偏离事实甚远。天价赔偿裁决不仅可以吸引舆论关注、推动相关立法,而且可以引发集体诉讼和源源不断的索赔,有效提高索赔者的要价和谈判筹码,从而大幅推高最终的赔偿所得。比如密西西比州州检察长曾带领全美46个地方州政府向烟草商起诉索赔,五大烟草商最终被迫同意在25年内支付2060亿美元,以赔偿因吸烟引起的保健开支。发生在1993年的加州辛克利镇居民诉太平洋电力瓦斯公司环境污染一案中,最终公司以赔偿3.3亿美元与小镇居民和解。华裔林曾光所涉及的劳工赔偿数额正是通过一个个的判例才得以逐步推高的。

仅以美国的工伤保险赔偿为例,七十年代初工伤赔偿总额每年大约是一百亿美元,到了九十年代这一数字上升到六百亿美元。这还是建立在美国工作场所的安全系数不断上升、工伤事故不断减少的基础之上。至于巨额的诉讼索赔导致雇主破产的案例也时有发生。这与美国劳工权益保障力度的不断加强是分不开的。就在几年前,同样是一名华裔男子在纽约一个建筑工地被突然落下的钢钉击中头部,造成颈部以下永久性瘫痪。付诸诉讼后,该案以雇主支付1100万美元的赔款和130万美元的全额医疗和解结案。以此观之,林曾光的6200万美元赔偿虽然看起来偏高,但并非完全离谱,最终的赔偿数额想必不会低到哪里去。

天价赔偿案的出现无疑是美国独特的陪审团裁决制度和惩罚性赔偿制度的产物。随着类似案例的逐步积累,司法在参与并推动美国社会治理方面的作用正变得越发的重要和突出。

到美国去碰瓷?中美法治理念有差距

未命名_meitu_0

一条人命值几个钱?没死都值相当于几个亿的人民币。美国这场官司判决结果,挑战的是赔偿纪录,挑动的却是不少中国人的神经。很多同胞听听都醉了,纷纷表示搞垮美国经济不难,中国人组团去做建筑工就行。有调侃者四处打听:这公司还招人不?

网友的羡慕嫉妒恨,显然不是冲着中国移民林先生来的,而是冲着身处的劳动保护环境、赔偿的标准以及法治的监管程度来的。既然是获赔之最,说明不是人人都有这么好的运气。当然,最大的运气不是能够确保精准地摔上这一跤,也不是请得起一个超级能干的律师、遇得上纽约皇后区法院这个民决团,恐怕恰恰是一个不能给你提供安全保障的雇主。

不可否认,国内顶多赔偿几百万元,与纽约州顶多赔了相当于几个亿元相比,拉下的距离不是一般的大。这与经济实力有关,但差距最大的还是法治理念。国内工伤索赔,法律上参考最多的是个人因伤所造成的经济代价,因此受伤害前的实际收入、甚至户口性质,都可以成为赔偿的依据,更多体现的是对受伤害者个人的补偿。而美国法律更多顾及的是伤亡对个人和社会造成的伤害、对法治造成的影响,因此更多体现的是对违法企业的惩戒。法治的着力点不在一个层面上,造成的现实是,中国的一些生产企业与劳动者双方,都不把安全保护太当回事,而美国一家企业因为未给受害者提供安全绳,却要付出惊人的代价。

事实上,网友调侃的“到美国碰瓷去吧”,不是轻易能够做成的事。你想去那里受伤容易,但受伤能够赖到生产企业的头上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里的老板,大多不会拿企业可能面临的破产来疏这个忽、冒这个险。

而在中国的一些地方,讲安全生产好像是开大会发文件的事,出了事是换个包工头的事,事大了是当官换个地的事,赔点钱是人道主义的事,老板照当,厂子照开。伤亡的事故没少听说,但很少有企业因生产事故而被罚得倾家荡产直到倒闭的。

但是,如果一些网友的羡慕嫉妒恨,仅仅停留在工伤致富、甚至暴富的心理失衡上,停留在“同命不同价”的埋怨情绪上,恐怕找到内心的平衡点很难。当下,如果撇开对企业和员工在生产过程中双方健全的、严苛的法治限制,完全有可能企业赔付的越高,生产的“事故”反而越多。为几个小钱满大街碰瓷的、工友中相互残杀骗赔的怪象都有,谁能保证在高额的赔付面前,工地上不会像下雨似的掉下民工?

中美之间劳动保护的赔付差距,是法治观念的差距,也是法治需要在理念上完善与健全的差距。当所有人都将赔偿当成福利关怀、安慰补偿,而不是倾家荡产式的惩罚时,所谓的人性都是个对个的钱字,与高度的法治文明和社会文明,依然有着太大的距离。

命值几个钱?6200万美元可能在不少中国人的心里觉得值了。但这种待价而沽的心态,何尝不是一种对生命的不敬?如果能把这6200万美元当成法治的惩戒看,当成法治的精神看,才有可能与这个社会一起走向进步。

(编辑:苏晚)

编辑:苏晚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