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智库 > 正文
平民学府
——
2014-07-28 14:58 作者:胡曼荻

老丹外甥莱斯,四岁丧母,八岁丧父,自小和外祖母相依为命。外祖母有养老金,莱斯父母走得悄无声息,没有留下任何财产给他,但生前交的社保,确保莱斯每月可从联邦政府那里,获取遗孤未成年者社保金,直到十八岁为止,况且还有舅舅时不时的红包接济,生活倒是无忧。

美国的公立学校,免费十三年教育,从学前班到高中毕业,只要住在那个学区,家长拿个家里的水电费账单,去学校做下登记,第二天孩子就可以去上学了。如果家离得远,可以坐免费校车;如果家境不好,到学校,可申请免费的早午餐。公立学校,对学生的倾斜政策,确保每个孩子,可以安安稳稳在十八岁以前教育无忧,获取高中文凭,成年步入社会,那便靠每个人的造化了。

莱斯就这样随着外祖母,平平安安慢慢长大,成绩中等偏上,高中毕业舞会,顺利邀得舞伴,申请了几所大学,均被录取,选择了本州一所名校。大学不是义务教育,没有免费餐,州立大学对本州居民费用虽减免过半,学费生活费依然不菲。

老丹信心满满:以莱斯零收入的经济状况,大学会给他一整套的津贴助学金补助(Financial Aid),费用应不是问题。当初老丹上大学,完全靠自己得到学校的全奖资助,顺利毕业。有前车之鉴,他坐下来,语重心长教导莱斯如何做,以便得到最大的援助,顺利完成大学学业。老丹一通讲完,问莱斯:要不要帮助?如果需要,可以替莱斯向学校递交整套的申请。莱斯摇头说自己可以搞定,无需劳驾舅舅。

听外甥这么爽快说亲自去做,老丹将信将疑,倒不是不愿意帮助莱斯出这些费用,他其实已在心底给莱斯打了保票,无论最后学校津贴套餐和实际费用差距多大,他都会买单,这是他对姐姐的承诺,对外甥的怜惜,血肉之情,与他,浓烈于心。这天下的亲情,不会因肤色国籍而异,只会因人本性而不同。老丹娶了中国媳妇,思维也无限靠近炎黄子孙。

期间问了几次,莱斯都搪塞过去,说不是问题。老丹以为是莱斯青春期的独立和叛逆,便相信他有能力处理这事,不再追究。老丹想起当初他上大学,父亲答应得好好的要替他支付大学费用,唯一的条件是要上父亲指定的大学。老丹很倔,非要上心中如意的大学。父亲赌气说不管了,让老丹自己解决。这父子就较上劲,结果是老丹过早独立,付出成长代价。老丹亲自去学校津贴办公室,坐在老师面前要补助,因父亲收入过高,只获得学费资助。他靠课余打工赚生活费,常常一天只睡四个小时,度过第一学期,从第二学期开始,他便以全优生全年级数一数二的成绩,获取校长全额奖学金,学费住宿费用全免,本科荣誉生毕业。这是他的故事,以莱斯的资质和进取心,似乎不可能重复。

忽然的一天,老丹收到电话,说莱斯吃了些乱七八糟的药,有自杀倾向,被送到医院,好像不严重,但医生要他留院观察,确保万无一失。因父母早逝,莱斯从小便享受美国联邦政府的平民医保(Medicare),看病修牙全是免费,不用担心医院巨额的账单。只是老丹百思不得其解,这好好的,平常看起来活蹦乱跳有一大帮死党哥们的莱斯,居然吃药寻短见,这太不是他的风格了。

老丹细细和莱斯交流起来,才搞明白来龙去脉。莱斯享受着高中毕业后的自由,天天和朋友玩,根本没有认真去申请助学金,眼看着暑假急逝开学在即,还没有听到大学关于补助的任何消息,他压力很大,竟然不愿意面对,而选择了躲避。他并不是真地要自杀,只是为了吓唬一下家人,以为那样就没有人批评他对待学业前途不认真了,但吞了五六片药片,就感觉肠胃不舒服,自己跑到医院,支支吾吾告诉医生他要自杀,却又让医生务必救命。医生哭笑不得,其实莱斯没有任何生命危险,甚至都算不上生病,但还是让他留院观察。

老丹也哭笑不得,这莱斯,不要人帮助他,却又用行动来让别人关注他,不要责备他。老丹当机立断说,莱斯助学金的事,他全权插手,让莱斯去学校办公室,做个授权,说舅舅可代表他,向学校沟通所有关于助学金的一切,之前校办出于保护隐私,只能和当事人交流,没有授权,不能和任何人交流任何学生的信息。

得到授权后第一时间,老丹马上给大学打电话,大学说莱斯的资助申请并没有完成,需要监护人的经济收入证明。学校早就将有关要求发给莱斯,只是莱斯迟迟没有答复,便把他的申请搁置在那里,没有答复。老丹立马按照学校要求,将莱斯外祖母的税单给学校发过去。过了几天,莱斯便得到答复,学校给了他一个套餐,说是联邦和州府的助学金津贴,不过那只是整体费用的一半。莱斯已很高兴,认为就只能那样了。

老丹不甘心,说这不可能,按照以往的经验,莱斯还应该获得美国政府学生低息贷款和学校内部的津贴奖学金,费用应该基本可以支付莱斯所有上学的费用。老丹又打电话给校办,大学要一封解释信,说明莱斯为什么没有任何经济来源。老丹果然是律师科班,用一流写作水平,声情并茂地将莱斯的境况解释一通。

隔天,莱斯说他收到学校的终极套餐,里面列出了联邦资助多少,州府援助金额,大学内部补贴数额,政府无条件的学生低息贷款款项,不多不少,刚刚全部涵盖他上学的所有费用,食宿学费书本杂费,统统包括。

老丹如释重负,这才是莱斯该得到的。在美国每 个学生都有上大学的机会和可能,这是个要自己去争取的社会,有很多福利,是平民应该享受的,只不过个体心中的梦有多大,愿意付出多少去得到它。莱斯就是个典型的例子,莱斯的父母曾交过税,他是社会的义务和责任,应该得到这个国家的帮助,完成高等教育,而不是亲人的援助。

美国不是所有人都上大学的,依然有人没有足够的动力,去获取这些政府津贴,为自己争得更多的机会。美国不是天堂,不劳而获不可能。只是,有足够的理想,都可实现一个小小的美国梦。

莱斯再不谈自杀的事,为幼稚的代价,向舅舅道歉。老丹安慰他,不用担心,还是会给他些零花钱,舅舅是他永远的后备避风港。莱斯则婉言,许诺说暑期要去工作,赚人生的第一桶金。

2014-07-27@美国费城梦湖轩

胡曼荻为美籍华裔作家,其关于美国移民留学的长篇小说《美漂》,在美国《侨报》上独家海外连载。互动微博@胡曼荻。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huximei。

(编辑:妮娜)

编辑: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