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北京观察 > 正文
“奇葩指标”谁制造
——
2013-11-14 21:29 来源:侨报网 作者:钟海之

需要构建一套杜绝任何寄生于权力或将权力私有化的机制。

【侨报11月15日“四合院”中国时评 原题《“奇葩指标”谁制造》】大陆各地“奇葩指标”的新闻引发热议,诸如“领低保先买彩票”、“火化指标致跨省购尸”、“交警吃司机、领导吃交警”、“工地光腿坐,半小时只能叮一个蚊子包”等,指标的黑色幽默确实足够“雷人”,而“指标”背后的动机也足够“雷人”。

一些“指标”,是赤裸裸的谋利使然。湖北公安县把卷烟销售任务摊派给各级机关,有些地方为了完成任务,甚至将卷烟销售指标与干部工资挂钩。这难免让人怀疑,县政府与卷烟生产或销售企业之间是否有着某种联系。还有安徽灵璧公安局给交警巡警定下每天扣罚1000辆车的指标,四川遂宁市船山区文城社区则要求低保户购买一定额度的彩票,都有着极强的私权绑架公权牟利嫌疑。

另一些“指标”,表现为政治任务驱使下的异化。如江西、河南、云南均出现计生部门被摊派“结扎指标”、完不成就罚款的丑闻。表面上看,这类指标或可归咎为“政治任务”本身,即计划生育政策,但是在社会抚养费普遍去向不明,且多流向公权力本身的事实下,如上“指标”,仍逃不脱谋取私利嫌疑。

还有一些“指标”,是将科学、权威的公权力视若儿戏。“半小时一个蚊子包”、“为完成火化指标跨省收尸”这种乱象则更多体现出膨胀之公权力的愚昧。权力不受限制之后,掌权人往往在观念上将随意发挥意志视为一种权力而不管外界评价,其结果便是公权开始不耻于表现自己的愚昧。许多地方明显违反建设规律的政绩工程是这样,上述两个“奇葩指标”亦如此。

这些“奇葩指标”展现出大陆当下基层权力行使乱象,许多官员和普通机关工作人员都身被各种摊派和任务驱使,但不少人却乘机谋取私利,成为“寄生虫”。他们寄居在这个庞大的权力利益体中,从中不断吸食资源,损公肥私,构成一个个小的“私有化”过程。其造成的恶果存在于从经济利益、道德水准到舆论民心等多领域,这种全方位的破坏所造成的影响对于执政党的公信力来说显然是恶劣的。

一套杜绝任何寄生于权力或将权力私有化的机制,需要将更多事权交还社会,并对公权力进行真正有效的监督。眼下对公权的监督基本难以发挥效力,这是“寄生虫”们狂欢的主要原因。

(编辑:渭民)

编辑: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