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画家徐累:我与作家情缘不浅

2013-10-31 21:30 来源: 侨报网 作者:李鸢 字号:【 已有0人浏览

作家眼中的工笔水墨画

清朝人石涛或因削发为僧,从云门三句的“随波逐浪”中得出自己“笔墨当随时代”的论调。徐累却说自己是“笔墨不随时代”。

自从亲历八五美术新潮、参加过“八九现代艺术大展”以后,徐累厌烦了顶着“前卫”帽子的当代艺术把戏,他觉得那些仿照西方姿态的艺术并不能很好地落实到中国本土。于是,徐累孤独地扎进了他带有文学修辞的、静谧幽深的“新工笔画”创作中。

最近两年,当代水墨画突然成了拍卖场上的热门,徐累的作品也以近乎百分之百的成拍率和稳定的高价为藏家称道。看起来,一直坚持走在时代背面的徐累终于被时代发现了。不少艺术评论家和媒体已经把徐累的创作生涯捻成了一条明线。

“文学的思维方式对徐累的影响内含在他的画面当中。他自己说过,画上的帷幔、屏风对他来说是意象和调配的关系,他实际上关注的是修辞学的方式。这种方式和文学、特别是诗歌的关系非常密切。这些意象都是诱饵,它引诱你进入到他的画面所布设的迷宫当中去。”朱朱这样解读徐累画中的文学性。

舒国治在文章中谈论徐累的《镜花缘》,说这幅画“几有晚明文人所言家财败尽、妓院托钵等追求毁灭之最高境界也”。看这幅画让他联想起布纽尔的电影《白日美女》(1967)中巴黎的高级青楼,他觉得,这张《镜花缘》最应该挂在那个青楼进门后的客厅里。首发式上,舒国治假想寻芳客刚进门看到这幅画和离去时依依不舍回望它的心情,“那种享受是很丰富、很难以言说的……”一番充满情节和画面感的忘情描述引得发布会现场的观众哈哈大笑。

上海作家小白更直接地阐述徐累画中的叙事性:“叙事性对绘画来说本身不是问题,巴洛克主义绘画就一直强调戏剧感的叙事性,徐累的画有一个特别之处是他用很少的、很精简的道具叙事,我们看他画的大量的东西都是符号,一堵墙或者打开的一扇门,门的里面有那么一点事情正在发生,这个细节很丰富,它制造了一个错觉的世界。”

画家会借用文学的修辞来作画,同样的,作家也经常从绘画当中学习经验。“文学受到绘画的影响,你去看西方文学史,在十四、十五世纪,像《十日谈》等等的一些小说根本没有绘画性,完全是在讲故事,故事里也没有场景,基本就是说一个人到哪里去,干了什么,干得怎么样。但到十六、十七世纪,随着架上油画多起来,印刷术也被广泛应用,普通人能够占有的图像资源更多了。这个时候的整个文学界也不一样了,巴尔扎克会很细致地把一个房间的每个角落写出来,文学在不断从绘画当中汲取观察世界的方式。”小白说。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相关文章

分享此页面

0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精彩图片

花花世界
美国大选——希拉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