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华府观察 > 正文
鲁迅下了能否上林语堂_评论频道
——
2010-09-17 00:36

将于9月19日出版的《侨报周末》刊发题为《鲁迅下了能否上林语堂》评论员文章指出:让一个社会去进步,变得越来越好,老批评批评批评,说你劣根真劣根太劣根,终归不是一个完全的办法,终归还得扬长避短,摈弃弱点,把好的一面去发扬光大。全文如下:

时下正是新生开学,一度一度新教材问世之际。教材篇目的增删,总会引发争议。鲁迅先生的一些文章下了,国内媒体称这是“鲁迅大撤退”。新增课文中,没看到林语堂,似乎是林语堂梁实秋之流,被鲁迅骂过,才把鲁迅下掉,就上林语堂,似乎是转弯太大了。其实这是有违鲁迅先生的“拿来主义”精神的,何况林语堂甚至都不是舶来品,写过《吾国吾民》的他,是一个很中国的知识分子,也是中国知识分子对外的一个有力的声音。林语堂也是对鲁迅最好的平衡。

鲁迅适度撤退是有必要的。不可否认,他对于中国国民性认识深刻,就如把他的手术刀切到了人灵魂的深处。没有人比他更熟悉中国人的“劣根性”。不过,是人都有 “劣根性”,很多我们自认为是我们“劣根性”的品质,其实是有其普世的一面,只不过其他人说法不同而已。比如美国人也常说“罪性”,“原罪”,比如自私、 贪婪、冷漠。比如鲁迅先生笔下常写冷漠看客,但纽约街头也有人被当街捅死,而看客漠然走开。洛杉矶甚至有病人在急诊室里痛得满地打滚,没有人来及时救助,清洁工还绕在他身边继续拖地。林语堂在美国、德国都留过学,学识十分渊博,对于欧美各国的国民性都有深刻认识,横向一比较,他能看出各国国民的共性和差异 来。这种细微的甄别,有助于我们对外的交往,和对内的自我认识。

再者,知道了“劣根性”与解决“劣根性”是两码事。让一个人变得不同,不再自私、贪婪、冷漠,让他关爱、节制、热情,这是教育所要担负的责任。鲁迅先生指出了我们的“劣根性”,把旧的思想打了个稀里哗啦,但没提出多少解决的思路来。中小学的教材上的文章,实际上也担负着一定思想教谕的功用。如果说鲁迅提出了中国人的劣根性问题,林语堂则是无意当中提供了一些解决的思路来,他让人在各个方面去修炼,做一个越来越文明礼貌的人。没有人天生下来就高素质,这都是年复一年思想教化的结果。

另外,鲁迅的战斗哲学,他的不肯原谅,他的痛打落水狗,在“不可沽名学霸王”的革命年代,十分管用。但过去的革命党已经变成了而今的执政党,除非想再闹一场革命,否则就得学习如何让各阶层、各族群和谐相处。在一个最终要走向民主和法制的社会,少不得原谅与宽容,少不得谦让和妥协,少不得自己活也让别人活的心态,甚至也少不得鲁迅先生认为要缓行的“费尔泼赖”精神。

鲁迅先生教我们如何战斗,但是林语堂可以教我们如何活着,如何幽默,如何欣赏自然,享受人生,欣赏先贤,学习各个民族的长处。在那个黑暗的时代,林语堂这种学会生活的说法似乎不合时宜。可是翻阅人类历史的话,各个时代都有各自的黑暗,另外是盛世也好,乱世也好,大部分人,还得根据各自的实际,就地取材地过日子。那么就得想想怎么让生活充满一点。林语堂的那本《生活的艺术》,英文名是The Importance of Living,这个标题很耐人寻味,很多人活着其实不是生活(Living), 而只是一种生存(survival)。会不会生活,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人生的质量,一个年薪二三十万的人,不会生活,或许日子过得还不如懂得自得其乐而收入微薄的民工。不管是什么时代,人都该学习生活的艺术。由于意识形态的影响,过去的时代人们以为这是资产阶级的生活情调,可是生活里的一山一石,一花一草,好的诗文,动听的音乐,待人接物的文明礼貌,既不姓社,也不姓资。

由于时代的背景,鲁迅是一个很“愤青”的大师,能把五千年的封建礼教,总结为两个字:吃人。是吗?就没有了一点好的东西?林语堂则比他乐观,能看到陶渊明的洒脱和庄子的不羁,苏轼的才华和孟子的勇气。一年四季,天天讲我们的劣根,不过一种自我唱衰,对于国民素质的提高有什么好处。中国国民素质不是一无是处,可是好好在哪里?这一点本可以好好思考,可是鲁迅几乎是通盘否定,把年轻人的思路堵死了。这么多年来,中国一直想宣扬文化“软实力”,苦于传扬不出去,关键是大家并不知道我们相对于其它民族,软实力究竟是什么?怎么去跟人说?林语堂知道。他虽然很多著作是用英文在写,但是我发觉是他最了解我们这个民族“优根性”的一个作家。

鲁迅是一个斗士,林语堂则是要我们去做一个绅士。一个人去做一个批评者并不是多大的难事,不信您去上网搜索一下,就在如今,被封作或自封为”当代鲁迅“的人就有那么一堆:余杰、韩寒、孔庆东,甚至还有宋祖德、凤姐。你见过谁被称为“当代林语堂”的没有?林语堂的才识和见解,在这个年头更难得。这是个火气很大的时代,日后还会不断有“当代鲁迅” 出现。在这个戾气过重的时代,学一学林语堂,是可以去去火的。

本文其实也是一种自我解剖。我想我自己的思维,很受鲁迅先生的影响,对于社会悲观有余,乐观不足,这是多年教育影响的一个结果,也是我自己很苦恼的事。上了些年岁,尤其是有了自己的孩子之后,渐渐发觉这不是个办法,我们有朝一日,都会不在,未来是子孙的。让一个社会去进步,变得越来越好,老批评批评批评,说你劣根真劣根太劣根,终归不是一个完全的办法,终归还得扬长避短,摈弃弱点,把好的一面去发扬光大。因此,希望下了些鲁迅的篇章之后,教育者能让学生看一些林语堂的文章,二者相互补充,让青少年思考我们的长短得失,优势劣势,思考如何经营各自的人生。还有什么教育能比这种启蒙更重要的呢?

编辑: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