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华府观察 > 正文
美国亿万富豪承诺慈善捐款的源头_评论频道
——
2010-08-12 08:12

将于8月15日出版的《侨报周末》刊发题为《美国亿万富豪承诺慈善捐款的源头》评论员文章指出:美国富翁热衷于慈善捐献,是基于美国慈善文化根深蒂固的理念。而传统上中国不乏捐献文化和利他精神的底蕴,当下中国需要营造社会慈善基金会健康发展的机制,让慈善机构脱离官方、半官方的轨道,而由极富爱心与责任的民间人士操作管理,使各阶层人士和富翁们有回归良知、挥洒爱心的合理合法途径。全文如下:

盖茨和巴菲特的确很有呼召力。他们先做出榜样,然后要说服美国大约400位亿万富翁像他俩一样捐赠一半财产。2010年8月初已有40位富豪家族和个人承诺在有生之年或身后把至少一半财富捐给慈善机构。这些亿万富翁签约没有法律约束的道义性“给与承诺”认捐项目,却也有一诺千金的分量。因为他们是自愿的,更是达到了公益慈善的境界。

美国富翁热衷于慈善捐献,基于美国慈善文化根深蒂固的理念。这种源自最早逃离欧洲到新大陆谋生的新教徒理念,因他们立足发展之际由衷地产生对这片土地回报的朴素概念,也便逐渐形成符合圣经教诲的“富人只是财富的社会管理人”的观念。

就是说,财富私有制只具备法律意义,但在道德和价值层面,超过生活需要的财富就应该属于整个社会。如何让社会和民众分享财富,成了一项巨大而繁复的管理工作。自“卡内基基金会”以来渐趋成熟的基金会慈善运作基本模式,则将财富最有效地用于社会最需要的领域,诸如医疗、教育、贫困救助等方面。

盖茨深受前辈超级富翁慈善家卡内基的影响。卡内基的名言“拥巨富而死者以耻辱终”,为慈善家世代传诵。早在1911年,美国钢铁大王卡内基创立了“纽约卡内基基金会”,奠定了现代慈善事业的基础。卡内基认为,若给子孙留下“万能”的美元,“无异于给他留下了一个诅咒”。

美国的慈善捐款在推动社会、环保、医疗、教育、福利等领域所发挥的作用愈来愈重要,民间生生不息并有效运作的各种基金会也多半依靠源源不断的慈善捐款。从早期的洛克菲勒、卡内基、福特等富翁世家,到今天的盖茨、摩尔、戴尔等高科技新贵,都源源不绝地向社会捐献,造福于普天下的民众。

美国各种慈善行为基本上与官方无涉,自发自愿带来的自主则使所有的善款尽其所能,最大限度不打折扣地用到该用的地方去。富翁的慈善捐款或许也有税务等其他方面的考虑,但要把自己一半以上身家交付出去绝不是每个人轻易能做到的。

在美华人有时不会把大多数美国人放在眼里,他们不屑地说道:“老美银行账户里没几个钱!”言下之意是自己的腰包满、底气足。再看他们出入驾名车、居有大豪宅的派头,令人侧目。多元化的新大陆给多少移民提供了发展的机会,偏偏有些人把八旗子弟的遗风也裹了来,炫富争奇,丢人现眼,多么扫兴!

包括300多万华人在内的亚裔(约在1000万人之上)在全美国主要族裔对于“公益捐献”参与度排名表上却只有敬陪末座的份。多年前即有研究报告指出,虽然美国亚裔人均“可支配年所得”位居主要族群之首,甚至高于白人,但在“公益捐献”上却明显是最小器的一族。

分类而言,在“公益捐款比例”中,非洲裔最热衷与宗教有关的捐款,捐献为可支配所得的7.7%,亚裔仅捐献3.1%。其它性质的捐款,则以白人最高(1.6%),亚裔和西裔最低(0.8%)。这样的比例当然与收入最高的经济地位不协调。

这里面也不无文化的差异,但公益捐献文化本来就是美国社会的主流现像之一,立足生存于美国的移民何能自外于这个主流文化? 虽然东西方文化有别,但亚裔尤其是华人的公益捐献意识薄弱不能找任何理由去搪塞,而理应见贤思齐。

对公益捐献,华人还存在不少盲区。华人对公益捐献较为漠然的一种解释是,不清楚那些公益捐款是否有助于自己或自己的族群,于是就置之度外。华人也不是一概拒绝捐献的,为自己的家乡或救灾或济贫,为跟子女上大学息息相关的奖学金基金捐款,都时有所闻,不过那还属于相对狭隘的公益范围。

胡润与“福布斯”近年分别推出的“中国大陆慈善企业家排行榜”,一直引发争议与质疑,但胡润得出的结论却让人共鸣,那便是:中国的“卡内基”还没有找到。环顾神州,一揽子世袭富翁或科技新贵,有谁在公益捐献方面让人刮目相看?中国富翁的慈善意识远未臻成熟,中国民间慈善事业也还在学步阶段。

其实传统上中国不乏捐献文化和利他精神的底蕴,富翁望族乐善好施的不在少数。何以今天却只见人们为积累财富不择手段,为蝇头小利坑害他人,即使应某某机构或关系户要求捐出自己财产的百万分之一、千万分之一,也多半是利益交换或沽名钓誉的手段。

当代中国暴发户更热衷的是炫耀财富,过穷奢极侈的生活;或是用大把的金钱贿赂各级官员,修建今后更方便敛财的保护伞。这种行径令人侧目,也成了诱发整体人心不古的主要原因,在社会分配不公、贫富不均的普遍现像下,民众则因贪污腐败风气不正而产生难以化解的“信任危机”。

在“官本位”文化盛行之际,“圈地”造政绩和官商勾结圈钱的运作机制,造就多少房地产暴发户和贪官。不能指望他们发善心,而需要营造社会慈善基金会健康发展的机制,让慈善机构脱离官方、半官方的轨道,而由极富爱心与责任的民间人士操作管理,使各阶层人士和富翁们有回归良知、挥洒爱心的合理合法途径。

(编辑:姜来)

编辑: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