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华府观察 > 正文
补血与拉肉_评论频道
——
2010-04-01 16:52

将于4月4日出版的《侨报周末》刊发题为《补血与拉肉》评论员文章指出:中国人的政治智慧,在啃硬骨头的时候,一般喜欢先易后难。但不论顺序如何,核心问题早晚要碰到。那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巨额财富和这些人的特殊政治身份,将是对中国政治智慧的最大考验。全文如下:

1945年,搞了一辈子教育工作的黄炎培跑到延安,跟毛泽东有一番彻夜长谈。在这次著名的谈话之中,黄炎培说,他这辈子看来看去,不管是团体还是国家,一开始因为事事用心,所以“其兴也勃焉”;后来环境好转,于是精神懈怠,所以“其亡也忽焉”。他问毛泽东,共产党有什么办法可以跳出这个历史的“周期律”。

坦白说,黄炎培对中国历史的观察是不够深刻的。从中国真正出现大一统的皇朝开始,我们可以一一清算,三百年已经是它们寿命的极限了。汉朝虽然号称四百多年,但实则被切成两段,西汉211年,东汉则只有195年。可怜巴巴的宋朝,北宋与南宋加一块,也就三百多年。最为中国人长脸的唐朝,不仅没有捱过三百年,到了后期,基本就属于苟延残喘了。

那究竟是为什么这些皇朝楞是没法突破三百年极限呢?真是如黄炎培所说,因为前期事事用心后期精神懈怠吗?明朝最后一个崇祯皇帝,即便工作中打个瞌睡,也要痛哭流涕,进行深刻的自我批评,工作状态堪比最杰出的劳模,明朝最后怎么就亡在了他的手上呢?

当崇祯皇帝还在紫禁城里夙兴夜寐任劳任怨时,天下的老百姓喊出了中国历史上最为响亮的一句口号:吃他娘,喝他娘,打开城门迎闯王!在事关生死的时刻,统治者眼中的刁民、屁民以及卵民选择了用脚投票,他们在正统领导者与反叛起义军之中,选择了后者。

这一现象在整个中国史中反复出现,其根本原因,并不是黄炎培所说的工作态度问题,而是中国社会的结构问题。

在一个皇朝初创的时候,一方面为了兑现造反时的承诺,另一方面也为了分赏有功之臣,此前集中在少数人手中的财富,包括金银、土地以及其它生活生产物资被进行了大规模的重新分配,即便是村口要饭的李四,也得了一亩三分地。这个时候的社会,从财富分配上来说,是大体均衡的。

经过几十年上百年的发展,除了社会财富总体增长之外,分配也开始打破之前所建立的均衡。大量资源与财富向少数统治者集中,底层老百姓又一次迎来了赤贫。赤贫的后果,不止是物质上的,还有精神上的,他们会对有钱人切齿痛恨,一旦时机成熟,星星之火,便能够在广袤的中国大地上再次燎原。

这便是中国几千年以来未曾改变过的“二元”社会结构。在这个结构之中,人永远只有两种,统治者与被统治者。所以,中国历史只有两个时期,一个是安于统治时期,也就是我们所知的“盛世”,另一个则不安于统治,也就是“乱世”。统治者与被统治者分站两边,楚河汉界,泾渭分明,不是你我,便是我亡。

要想跳出中国历史的周期律,则必须从根本上改变这种二元的社会结构。而要改变二元的社会结构,出路其实只有一条,那就是在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间,培育并壮大出一个新的人群形态,也就是我们日常所说的中产阶级。

在4月1日温家宝有关“分配改革”的讲话中,明确提到了要形成“中等收入者”占多数的“橄榄形”分配格局。虽然“中产阶级”被替换成了“中等收入者”,但“橄榄形”分配格局的说法已经表明,政府明确意识到了二元结构的危害,正开始从根本上着手解决困扰了中国几千年的老大难问题。

西方社会用了几百年时间,形成了异常稳定的中产阶级社会。中国想要在短期内追赶,不是没有可能,但工作难度之大之莫测,绝对只有大罗神仙才搞得明白。而现阶段的收入分配调整,却必须面临一个不得不面临的问题。

去年,一名政协委员爆了个猛料,说中国现在0.4%的人掌握了70%的财富。有人觉得这数据过于离谱,当然可以选择不信。但即便选择不信的人,也不得不承认当今中国少数人掌握巨量财富的现实。

这位委员继续爆料,中国91%的亿元户是高干子女。这一数据,信的人不少,不信的人也有。但不论信与不信,只要简单查看社会现实就能一目了然。近年来高干子女的吸金能力和雄厚身家,早就是无法回避的事实。他们身居中国社会政治结构的顶层,凭借家族支持和自身能力,早就在生意场上轻松击败当年白手起家的农民企业家们了。

数据每年都在变化,正如同财富排行榜上过客们的身家。但事实终归是事实,如果连事实都要回避,那所谓的收入分配改革何从下手?收入分配,不管是调整还是改革,总要面对一个终极的核心问题,那就是要调整和改革的收入从哪里来。弱势群体要扶持,农民兄弟要帮助,工人工资要提高,绝不是几句口号就能喊出效果来的。在社会总体财富一定的时候,要给一部分人补血,就必须从另一部分人身上拉肉。

应该从谁身上拉肉,拉多少肉,在目前中国的现实之中,选择早已经确定。

中国人的政治智慧,在啃硬骨头的时候,一般喜欢先易后难。但不论顺序如何,核心问题早晚要碰到。那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巨额财富和这些人的特殊政治身份,将是对中国政治智慧的最大考验。

(编辑:郑派)

编辑: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